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九)

*竹马竹马,HE,中长,有私设&原作外人物

*情人节准备端好狗粮碗等各个圈子的太太们发粮,所以估计就不更啦。不过,既然新年有除夕夜,圣诞节有Christmas Eve,那么就当今天是情人节前夜好了(?)。各位小可爱情人节前夜快乐~祝愿大家和恋人&嗑的cp都能长长久久~

*刚好文里的现欧也要慢慢向双箭头过渡啦(手动狗头)

*前文见 个人现欧文整理

 

没有云层的阻挡,夕阳融进夜幕的步调似乎比往日更急切些,终于操场上最后一拨打篮球的少年们也三三两两散去了。明知道教学楼里还有人的概率小之又小,欧阳在经过“冲刺班”的时候还是下意识加快了步伐。

倒不是因为担心撞见高述——他放学后一向不习惯拖延。何况凭着惯性冷战到了现在,上学期末的那点火药味晾过了一整个寒冬,温凉得有些荒唐。欧阳没找到由头主动和他搭腔,却又的确期待用“偶遇”这种桥段拽住和好的小尾巴,只是高述最近似乎有意躲闪。

他以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啊,欧阳暗自思忖,是这一回确实踩中了雷区么?

皱着眉走过“冲刺班”的前门,欧阳看见自己最为熟悉的议论声一句句追了上来,上一段的尾音勾着下一段的开头,缠束成一团乱麻落在脚边。

“他这次期末怎么考得这么差啊?”

“是为了弄竞赛分了心吧?”

“那也不至于比平时低这么多啊?”

“这次题目是外校老师出的,不像以前,都是咱们自己老师组的题。”

“你不怕老班听见哦......”

吵死了!

他摆摆手想要拂掉那些刻意压低音量却又难掩情绪起伏的言语,没想到触到了什么人的胳膊,幻象顿时散尽。

“欧阳......?”

林鹏拥着一大摞书站在后门,大概是因为没来由挨了一下,显得有点慌张。

“咳,抱歉......刚才......嗯有只虫子飞过去......想赶它来着......”

欧阳有些恍惚地听见唇舌忽略了应该做出决断的大脑,自作主张道起歉来,像是一个消失了很久的电台突然搭上了信号。见到林鹏竟使他有些放松——虽然他几乎没有从这个人身上接收过善意,但林鹏多多少少连缀着自己所熟悉的生活状态。

那种不算轻松,但也没有现在这么迷茫无措的生活状态。那时候真切地想要抓住什么——无论是数竞的奖牌还是期末考试中的选择权。那时候在演算纸上画个圆都会绷着劲儿。那时候和别人交流不像现在这么勉强。那时候还会和高述一起上下学来着......

说到高述......在林鹏抱着的这摞书的顶端,放着一个欧阳再熟悉不过的软皮本。

“那是老高的物理笔记本吧?”疑问的语气问出了反问的气势,欧阳向左迈了一步拦住林鹏,“我看着他从初一暑假用到现在了。”

“是......是他的......他借给我复习用。”

欧阳听见自己喉咙里滚动着一声含混的嗤笑:“扯淡。你特么能不能编个靠谱点儿的理由啊,他从来不会把书和笔记本借给别人。”

“你不还和他借过漫画书看吗?”林鹏涨红了脸反驳道。

......那本来就是我的漫画书啊,欧阳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更气人的回答,到嘴边的话转了个弯:“可我不是别人啊。”

如果是在拍电影的话,现在该用大特写和慢镜头了吧,欧阳脑袋里飘过有点中二的念头,随后更加幼稚地因为林鹏吃瘪的表情而变得愉悦起来——

直到顺着他突然慌乱的目光看到高述。

“劳驾你下次别乱动我东西。”

“没......你今天收拾书包的时候不小心放我桌子上了,我怕放在教室不安全......咳本来就打算明早还你的......”

顺便再看看老高有没有在笔记本上总结题型什么的是吧,欧阳腹诽道。

“多谢。但我的确不习惯别人碰我东西。”

高述分明正对着林鹏说话,连一点余光也没分给欧阳,后者却有些不自在地后退一步——总觉得刚才那句话里的“别人”二字咬的格外重,装着点他读不太懂的情绪。

林鹏颤着手将笔记本递出去,没等高述抓稳便朝着楼梯口走去,本子落在地上惹起肉眼可见的尘埃。

欧阳眼疾手快地抢救起沾了灰的小可怜,下意识摸索出湿纸巾递给高述,却见他后退半步摇了摇头。

“直接把外面那层书皮取了吧......我再重新包一下。”

欧阳耸耸肩。高述的抽屉里常年备着牛皮纸,无论书籍还是本子的确都有办法做到门面常新。他除去看起来没换多久的书皮,一面轻车熟路地走进教室找到高述的桌子,一面问道:“在路上发现本子没带所以又折回来?”

高述似乎是在发呆,迟了几秒钟跟上去从抽屉里拿出牛皮纸,点点头答道:“本来还担心是弄丢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找回来。”

“那还不是多亏爸爸耳聪目明,不请我吃点儿什么表示感谢吗?”

高述借着低头裁纸的动作掩饰笑意,含糊地答了一声“吃什么你随便挑”。他构想过很多种道歉或者搭话的方式,统统生硬又别扭,从来没想过他们再次聊起天来竟会这么自然。

更未料到,那份旅游计划正隔着纸页躺在欧阳的掌心。

普鲁斯特的那句话是怎么写的来着?“恋人在最盲目的时候仍有洞察力,其表现形式正是偏爱和柔情,所以在爱情上无所谓选择不当,因为一旦进行了选择,选择总是不当的。”*

而今他依旧没能彻底读懂这句话,只是在刚才听见那句“我不是别人”的时候,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属于自己的“选择”重重地砸在了身上。

再无所谓适当或者不当,反正他确实有足够的偏爱和温柔来践行这种盲目的洞察,来一点点用主观意愿夸大他与其他人的分别。

“欧阳?”

“怎么啦?”

“中考完的那个暑假,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2012年6月

最后一门考的英语总是最熬人。像是手里攥着一瓶开启了一半的汽水,眼睁睁看见细密的泡沫堆到了瓶口,却仍旧无法让唇舌触到它。

于高述而言更是如此——

检查过第三遍的时候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他将中考试卷翻了个面,索性在演草纸上慢慢默写起一首小诗。

“但愿我们是流波上的白鸟

厌倦了流星消逝前的火焰

厌倦了暮色里蓝色的幽辉......”*

感觉到肩膀被人碰了碰,高述下意识伸手遮住这几行字,转头看见监考老师。

“咳,吓着你了?”老师注意到他的惊慌反而有点不好意思,“只是想提醒,演草纸是不能带出考场的......我看你写得这么认真,担心你不知道......”

高述点点头,转过身去却意识到老师探询的目光仍然越过肩膀落在纸页上,似乎是期待自己能再写点什么帮她打发无趣的监考时光。他的耳朵有点发烫,佯装自然地把写着“欧阳”两个小字的那一页折到背面去。

“各位同学请注意,距离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请大家认真检查姓名......”

高述无意识地用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在空白处勾勒出半幅简笔风景,不可抑制地默诵起“旅行计划”的行程线,滚烫的期许几乎要化作不耐。

用全市前五名交换来一个为期一周的旅行,非常划算。

 

非常划算。

航班上,高述第二次这么想到。

欧阳最喜欢的旋律正顺着耳机线安抚着左耳鼓动的耳膜,高述偏头问他需不需要调低音量的时候却发觉他已经睡着了。伸手轻轻勾下欧阳右耳上挂着的耳机,对方咕哝一声歪头挨到了高述的肩膀,温热的呼吸正触到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背。

一颗小火苗顺着手臂的静脉引燃了心脏。

虽然高述不合时宜地产生了“无数小细菌正列队从欧阳呆毛乱翘的脑袋上偷渡来自己的肩膀”这样的幻觉,虽然他调高音量偏头去看窗外的云层,还是没能镇压鼓噪的心跳。

入夜,遮光板外的景致格外温柔。细密堆叠着的云层散尽了,机身在深蓝颜色上行得平稳,偶然遇见聚拢的云团,寂寂的模样是经年无人造访的沙洲。

要是我们也正前往这样无人问津的所在,那该多好。

有时候,高述承认自己甚至会因为欧阳对社交的畏惧心生一点罪恶的幸福感——你在寂寂宇宙中沉默穿行,万千光年中唯有我能拨开对讲机的杂音听见你真实话语。

 

此行运气不算太好——高述喜欢的乐队难得来国内演出,却恰恰比他们抵达的时间早了两天。倒也不算太糟——第一天没安排什么景点,随处乱逛的时候恰好看到了小众乐队在露天公园表演的广告。

没几个人能叫出名字的歌手执吉他在舞台中央随着爆裂的节奏蹦蹦跳跳,眼神落拓又明亮。台下观众们或起身唱和,或随意坐着,偶尔爆发出一阵欢呼或起哄。欧阳有点被这样的氛围感染,甚至跟着完全陌生的旋律轻哼起来,听到兴起推推身边的人:“老高你觉不觉得这一段儿写得很有意思!”

扑了个空。

他有点茫然地环顾四周,想起高述刚才似乎问过自己要不要喝饮料。

正到两首歌的间隙,向摊铺走去的人多了起来,他在人群中搜寻高述急着向他复述刚刚听到的歌词。路人顶着各色衣服漫漶成五色河,欧阳在无目标的搜寻中感受到熟悉的郁燥与窒闷。

是被人群包围时常有的恐慌。想找到一个洞穴,避光、隔音、不通风,蜷进去,躲起来。

可是他的目光突然有了落点,高述逆着人流走过来,目光顺着看不见的绳线遥遥而来,而后轻盈地停留在欧阳的眼睫。

再未移动过。

于是欧阳也定定地看着他。

我还没来得及找到藏身的洞穴,可他已经找到我了。

 

TBC

 

*1.一个小八卦,普鲁斯特先生(《追忆似水年华》的作者),喜欢同性。

2.那三行小诗节选自叶芝《白鸟》,有很多版本的翻译,从中选了我自己最喜欢的一种。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