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掌中四季(一)

*设定:高述的意识被困在欧阳玩的一款末日生存类手游中,唯有触发游戏结局才可逃脱(游戏场景设定基本参考《死亡日记》1&2)

*双向暗恋,HE

*(二)  (三)

*个人现欧文汇总


噩梦如约而至。

寂静、幽暗与压迫感紧紧缠束着高述,他被遗弃在黑暗中央不得动弹。

是聋的,也是盲的。

大部分时候除了等待别无他法。随着压住胸口的烦闷与恐慌慢慢稀释,他得以再度于浅眠中浮浮沉沉,最终等到刺耳闹铃的打捞。

可这一次梦魇想要逼他露出最软弱的面目,不只满足于沉默的顺服。

果然,又得用那个办法了吗……

高述近乎叹息地深呼吸,轻轻开口:“欧阳。”

声音被夜色吞噬,连他自己都没有听见。心里滚动的情绪倒是热了几分。

“欧阳。”音量提高了,尾音里的温柔便也藏不住了。

——没有应答。

高述说服自己安静等待。只要再过三十秒就好——每一次都是这样——再过三十秒,黑暗的尽头会漏进光束,欧阳会站在光芒最盛的地方,他说——

 

“老高?怎么了?你不会被我吵醒了吧……”

意识骤然聚拢。竟然喊出声来了吗?高述懊恼地回道:“没事,你早点休息……实在想玩就把灯打开吧,反正他们俩已经回家了,我不介意。”

说罢他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等待睡意造访,头顶的吊灯却突然闪了一下,照亮了他正躺着的那块木板,空气中浮动着诡异的音乐与铁锈的味道——等等,不是铁锈——高述看着自己躺着的地方睁大了眼睛——

是血。

顾不得洁癖发作的恶心感,他一边用双手确认自己身上是否有伤口,一边大声问道:“欧阳!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欧阳颤抖的声音却像是和他隔了一个时空:“老高你别吓我……你的声音为什么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

后面的话高述听不真切了,他愣愣地打量着自己的双手——骨节粗大、血管微微突出、指尖结着薄茧、一道伤口从右手虎口爬到了手腕处……

他急切地低头寻找能彰显身份的其他标识,最终在破烂的军装裤口袋中摸出了一枚5厘米见方的小牌子——

“克劳泽”。

 

“老高?”欧阳试探着叫了一声,隔壁床上依旧没有回应。

他蹿下床去打开大灯,高述安稳地躺着,连感觉到强光的皱眉反应也没有。顾不得体谅他的洁癖了——欧阳站在床侧的阶梯上大声叫他,摇晃他的肩膀,最后甚至犹疑地探了探高述的鼻息。

平稳、和缓,像是安睡在玻璃罩里。

他听见耳机里再度传来高述的声音,透着这种情况下不可思议的冷静:

“欧阳,你是不是刚刚开始玩《死亡日记2》?”

思绪像脱了轨的列车狂乱奔驰着,身体却脱了力,欧阳坐在高述的床沿看向手机——

黑白的画面上静静显示着一行系统提示:“面对这个世界,克劳泽所能考虑的并不多。当务之急,是怎样才能活下去。”

“对……”他喃喃地说。

“我明白了。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是……欧阳,我现在是克劳泽。”



凌晨一点:第一天(夏)

宿舍里极致的寂静轻轻卡住了欧阳的脖子,他下意识用指尖贴住高述的手腕,跃动的脉搏比起轻浅的呼吸声多少使人安定了些。

耳机里旋律线单调的低沉音乐一遍遍重复着,像一场拖沓的阴雨。分明宿舍里暖气开得很足,还是有冷意缠绕上欧阳的脚踝,他一边呆呆地盯着手机屏,一边伸手为高述掖了掖被角。

所以现在应该做什么?上一次玩这个游戏是怎么操作的来着?

倒是高述先开口了:“我刚刚翻了背包,还有一支步枪三发子弹,可以出门碰碰运气。你还记得这个游戏的通关条件是什么吗,比如攻击规定数目的丧尸?”

欧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混沌思绪中拣择出一年前的记忆碎片:“好像是营救指定NPC吧……中途要和好几个NPC说一大通废话……不对,那是另一个游戏……艹!”语句突然被拦腰截断,他愣了一下随后跃下床铺去取笔电,不知被什么绊住崴到左脚,轻轻抽了一口气。

——欧阳不可能知道通关条件是什么:在人物第四次掉光了血的时候,这个游戏就被他卸载掉了。

彼时“幸存者”的各项身体指数像秋日银杏树的叶子一样发疯往下落,捡到好物资的概率又小得荒唐——哪怕对于欧神来说也是如此,再加上遭遇敌人后系统会开启自动模式,他空有好操作无处施展,只能看着人物的生命值图样一次次闪着红光。“这特么就是个骗人氪金的游戏吧,我干嘛要花这种冤枉钱。”一年前的欧阳最终一边低声咒骂着,一边恨恨地戳了“确定删除”。

所以我他妈的为什么要下载它的新版……他一边迅速输入笔记本开机密码,一边大喊:“老高你千万别出门啊,等我查个攻略……你信我啊我肯定能让你好好回来的……”声音和手指抖得一样厉害,一点信服力都没有。

高述却笑起来,好像已经看见了欧阳的心虚承诺兑现时的样子:“终于也见到你查攻略了啊,以前不是一直说这样玩儿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吗?”没等到应答,他环视着逼仄的小屋接着说:“不急,你先查,我去找水源拖个地。”

“你他妈忍耐一下别浪费体力值!”欧阳的吼声穿过破旧屋檐震得高述耳膜疼,“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什么处境啊?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可不管!”

高述确实从来没有玩过这款游戏,只隐约记得去年听欧阳抱怨过几句,自然没把自己的处境放在心上。直到听见欧阳的第二人格这么早爆发,才隐隐觉得担忧。此时屋外碰巧下起雨来,闪电照亮半边阴湿的小屋,配乐在屋子里游走,终于将末世的荒凉感准确递送。

“咚!”卧室——如果这间堆着破木板的房子可以称得上是卧室的话——隔壁的房间发出一声闷响,高述从背包里摸出步枪,浑身僵直:“欧阳……游戏设定里还有丧尸闯进屋子的剧情吗?”

“WTF这游戏一版比一版变态了吗?等一下……我这里没有收到系统提醒啊……咳老高你说的该不会是投放物资的声音吧?”

“投放物资?”

“嗯……反正这是个氪金游戏呗,”欧阳的语气和缓下来,甚至有点吞吞吐吐,“刚刚顺手把商店里的物资都买了……鬼知道你还得在里面呆多久……记得回来以后给爸爸报销啊……”

“好。”高述打开柜门,看着堆到柜顶的食品、药物与军火,低低地笑出声来。

墙上挂着的时钟指针迅速旋转着,日历自动翻过了第一天。



凌晨一点半:第三天(夏)

“老高你稍等一下,我再去商店买支步枪。”

“欧阳……”拉着门闩的手被迫顿住,高述无奈地说:“包里已经装了两支步枪一把手枪了,再占用背包一会儿打穿副本也没办法背物资回来……”

“物资不重要,”难得氪金的欧神突然变得财大气粗起来,“去商店买就行了。多备些远程武器准没错……不然老高你确定自己想和丧尸近身格斗?”

欧阳偏头看了看攻略——最快的通关方法也得刷完几十个副本。这什么鬼设定啊?不是生存类游戏吗?难道不可以存活满一定天数就算胜利?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真的有可能让高述在避难所一直等着,一遍又一遍清空商店的全部物资。

幸好回家的车票已经买好了,欧阳想,这两天哪怕氪金氪到血本无归也最多克扣饭钱,不用忍受家里的诘问。

“那……我们出发了啊……老高你准备好了吗?”

“……你再不点确定我的手就要僵住了。”

 

屋外并没有明亮多少。太阳像是被毛玻璃蒙住了,盛夏时节万物却死气沉沉。建筑统统暴露着深灰色的骨肉,一座废墟连着另一座废墟。

“老高?感觉还好吗?”

“还好。……不过,欧阳,把背景音乐关了吧。太吵了,听着心烦。”

欧阳查看了一眼状态栏,果然心情值在飞速下滑。关掉音乐,又让高述从背包里翻出果汁喝掉,仍旧不太放心,索性用电脑放起了古典乐。

听见曾经在深夜安抚紧绷情绪的旋律在小镇上空回旋,高述有些诧异地问道:“你存了这首歌?”

“唔……之前我们不是网易云互关吗……好奇你每天都在听什么就顺手保存了……艹!遇到第一波丧尸了!老高你要是觉得恶心的话就闭上眼睛别看,反正是自动操作不需要你费神。”

「河底丧尸向你靠近,距离5

使用步枪击中了目标,造成伤害136

使用手枪击中了目标,造成伤害87

子弹装填中,需用时5秒」

高述已经难以分辨欧阳一大串粗口中究竟有哪一句是有效信息了,隔着面罩看到自己的手臂被动地做着各种复杂操作,却还是没能阻挡最后一只血厚的丧尸靠近。

大概是因为游戏本身并不呈现详细的打斗场景吧,眼前的敌人如同被推动的国际象棋棋子,浑身僵直。面罩隔绝了气味,可它身上的血污让高述克制不住恶心的生理反应,偏偏在自动作战状态下又避无可避。

“艹!两把枪都装上了还有这么长的冷却时间?”伴随着欧阳的吼声,高述听见撞击盔甲的沉闷声响,眼前是三道血痕。

丧尸缓缓向后倒下,高述深呼吸却还是头昏目眩。

“操纵我回避难所……”欧阳从他的咳嗽声中拼凑起了断裂的句子:“这里太脏了……”

 

“受伤了吗?状态栏上显示外伤值上升了……老高你还好吧?”

高述慢慢平息着胃里翻涌的感觉,直到听见欧阳一连串的询问才感受到伤口在慢慢渗血:“没事。没有任何感觉。”

话音未落灼烧感便彻底消失了,受伤的皮肤迅速愈合,甚至残存着草药的清凉感。

“果然还是保持状态满格比较放心。”欧阳嘟囔道,“体力值就比较难办了,只能靠睡眠恢复,老高你看……”

他们俩都没有出声,一同盯着卧室中央横七竖八的破木板。

“咳我、我我当然不是让你睡在这里!可以用材料加工的!”欧阳急切地找补,又看着加工后的物品名噤了声——

“破旧的木板床。”

设计者我日你仙人板板!非得加这个多余的定语吗?欧阳一边向设计者甩氧化钙一边没底气地劝说高述:“老高……唔……你就忍这一个晚上……嗯等体力值恢复了就可以再次升级卧室条件了……其实这个、这个木板床看起来也没那么糟糕……”

“……我在尽力克制了……但是真的做不到。”

欧阳闭着眼睛默念了一声抱歉,心一横选定“睡到天亮”。

 


凌晨两点:第六天(夏)

此后的两天里高述都没有再离开避难所。

干坐在屋子里也是百无聊赖,欧阳干脆操纵高述改装起这幢房子。

“要不我们先建壁炉吧,没有它过不了冬,老高你觉得呢?”大概是经历了“破旧木板床”事件后对高述多少有些愧疚,习惯在游戏中使用命令口吻的人此时不厌其烦地征求着高述的意见,像是——

像是在共同布置房间的新婚夫夫。

自己在瞎想些什么呢……高述揉揉眉心,叮叮咚咚地做起了木工活。

两天内用完了所有材料,只剩下角落里的“电台”还没有来得及搭建。

“老式电台唯一的作用是和人交谈,”欧阳给高述念着攻略,“发送信息便有概率收到其他幸存者的来信。虽然对于生存并无直接用处,但对于身处荒岛般的游戏者来说是很大的心理慰藉……emmm虽然听起来有点鸡肋,不过,老高你打算搭建它吗?”

“不用了。”高述有些答非所问,“我能听见你。”

这里不是荒岛,我能听见你。


TBC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