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十五)(全文完)

*竹马竹马,HE,中长,有私设&原作外人物

*没有想到最后一章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

*全文完结,向每一位阅读过评论过的小可爱鞠躬~

*附一个啰啰嗦嗦的对各种设定的解释,勉强算作是后记吧

*前文见个人现欧文整理

 

2013年12月

冬日里,教学楼五层的天台不再以担忧学生安全为由长久封锁着,毕竟,怎么会有心智健全的正常人想要在灌风、积雪、眺望所见只有缺乏新意的白色的天然冰柜里长久逗留呢。

——欧阳家的高述同学会。

欧阳顶着西北风推开天台门的时候几乎被寒意掀了个跟斗,将围巾向上拽了拽掩住半张脸,问询的兴致似乎也被一并掩住了,只用高述的围巾将那颗定下了幽会地点(现在看来恐怕更适合殉情)的脑袋恶狠狠地裹住,顺便在后颈处打了一个很丑的死结。

高述的指尖熟稔地从欧阳的手腕滑向掌心,十只手指严丝合缝地扣在一起。欧阳顺从他的牵引坐在打扫过的长椅上,看向两人中间硕大的方盒子。

“想让你现在拆礼物,但教室里人又太多了。”大概是隔了围巾的缘故,高述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模糊:“虽然明天有周测,但还是想认真庆祝一下......唔,毕竟今天是......嗯......”

是我们在一起以后你为我过的第一个生日,欧阳心道。当然不能指望高述完整地说出这么矫情的表达。

“是什么?咱俩的180天纪念日?”

拆纸盒的手指倏地顿住,高述抬眼望向欧阳,后者开始猜测让这个擅长表情管理的家伙耳尖通红的是裹着小雪粒的寒风还是自己。

“欸?只有我一个人记得吗?老高你没数日子呀?也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欧阳一边接替过拆礼物的活计,一边哼着歌调侃脸皮薄的男友。

“大概是因为我们记数的起始日期不一样吧。”高述沉声接到,“算起来今天应该是......我遇见你的第3727天。”

有点拐调的旋律被齐腰斩断,欧阳确信让自己丧失表情管理能力的是面前这个家伙的会心一击。

他以前就这么肉麻的吗???

“咳,唔,所以你今年送我的是......”

音节再一次断开了,欧阳觉得今天自己的语言中枢神经系统大概是一架年久失修的吊桥。

“卧槽这种程度的乐高......比起生日礼物不如说是聘礼更合适吧......?”

高述笑起来:“你要这么理解的话我也没意见。”

盒子中央安安稳稳地躺着他向橱窗里张望过无数次的幻影城市系列,渔船、桥梁、街市、塔楼一层层叠放着,近五千块小积木的组合竟然微妙地形似插着蜡烛的三层蛋糕。

“你......”欧阳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抖,他用近乎喃喃自语的音量继续问道,“你拼了多久啊?”

“断断续续拼的......不大记得了,”高述突然有点懊恼,后知后觉地问道:“这种礼物的乐趣其实应该是让收礼物的人自己来拼......对吧?”

“不是啊,”欧阳摩挲着顶层的小塔楼,“乐趣在于和男朋友一起拼才对吧?”

“......”

情侣肉麻大赛,2:1,欧阳领先。

“......我记得叔叔阿姨今晚都有应酬?”

“嗯。”

“很好,”欧阳用联机打游戏时不容置疑的决断语气继续说道:“你今天忘记带钥匙了,父母出差的欧阳同学好心收留你去他家写作业和准备考试,你们现在要赶在超市关门前买到新的洗漱用品和换洗衣物。”

“......好。”昏君面对这种选择题,向来不会抱着良心选择负隅顽抗。

 

当客厅的挂钟有气无力地宣告新一天的到来时,欧阳家的客厅刚刚熄了灯。一层半的小镇委屈地窝在乐高盒子里,上面堆叠着来不及复原的积木零件。

欧阳将军终究还是没有实现自己夸下的海口,没能带领高述昏君在五个小时内完成客服建议一个成年人花九小时完成的拼装任务。

但这又有什么重要的呢——如果恋人湿润的呼吸正落在颈侧,谁又会想通过建造现实生活复制品的方式出离现实呢。

“数竞的冬令营时间定下来了吗?”高述无意识中做出了吞咽的动作,将自己的枕头向床外侧挪了两厘米,竭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好像往年和物竞的时间不大一致?”

“寒假的前两周。”欧阳闷声答道。

高述叹了一口气。和物竞冬日集训的时间几乎完全错开,也就意味着两个接受封闭式训练的人几乎有整整一个月完全没办法见到面。

幼稚鬼高先生第二次决定讨厌冬天。

“还有一个多月呢,想那么远的事情做什么。”欧阳将一大半被子浪费地压在身子底下,高述不得不重新往他那儿凑过去,不确定自己这回能不能把握好“浅吻”和“吮咬”之间的分别。

十几平米的小空间里像被倾倒了一整桶热巧克力糖浆,足以溺死一百来只在温水中仍旧能保持警醒的青蛙。欧阳在发出含混音节的间隙努力拼凑出了问句:“说起来......唔......老高你......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想不想......喂别闹了......一起出去远途旅行什么的......?”

“嗯。”高述恋恋不舍地在他的耳垂上轻轻磨了磨牙,好不容易重新躺回属于自己的枕头上,“去日本吗?”

“好啊!不过我以为你会更想去欧洲?”

“可以再下一个暑假去,不着急。”

“那倒是......”暗夜国度接管了缱绻的睡前时光,意识摇摇晃晃着沉入深海,枕边人安稳的呼吸像温和的拍岸海潮。

宇宙温暖寂静没有花,我们都捱得到新天地*。

 

2015年8月

“尊敬的高述、欧阳旅客,您乘坐的A1413号航班将要起飞了,请您尽快前往七号登机口登机。尊敬的高述、欧阳旅客......”

登机提示音因音响效果与回音而失真,像是某种仪式的司仪开场白,可惜两位主人公没有细细分辨这一刻的意味的空闲——

高述正拽着欧阳在人群中层层突围。

“靠最近出游的人怎么这么多啊......路上也是堵得要死......啊七号登记口是不是在右手边?”

“左边。”高述匆匆扫了一眼机场平面图,搂着欧阳让过一个推着行李车横冲直撞的小萝卜头。

汗珠挂在刘海发梢,额角有点痒,衣服上的柔顺剂味道随着汗水一起挥发出来,莫名予人冬日裹在棉质衣物中的安适感。

对于洁癖患者而言格外麻烦的夏季就要结束了。

地勤工作人员第三次催促道:“尊敬的高述、欧阳旅客,您乘坐的A1413号航班将要起飞了,请您尽快前往......”

他们继续向登机口跑过去,身后拖着漫长漫长的未来。

 

END

 

*《Dear玛嘉烈》歌词化用

 

——————————————————————————

关于设定的一些小废话和真诚鸣谢~

竹马竹马这个系列包含了诸多ooc与私设,说说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好了。两人互相陪伴又遭受来自家庭、外界甚至彼此的伤害的过程,是个一面受伤又一面痊愈乃至成长的过程——那些伤口塑造了他们,但比起疤痕,留下的更像是牛痘疫苗一般的印记,未来想到针尖仍旧会后怕,可那印记本身并不丑陋。甚至在这个设定中,欧阳的社恐与高述的洁癖强迫症一直是在治愈与加重中摆动的,从未有爆发与定型,最终也只是融入性格里成为一个无伤大雅的小特点。

做这个设计,初衷是“若他们在最初就与彼此相遇,一切当然会有不同”,他们把自己缺乏又向往的理解和信赖给了对方,一切当然得有不同才行。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不忍心给他们俩一个残忍的结局......为了让一切更合乎情理,也加入了几位像“光源”一样的人物来安抚、鼓励和指引他们——例如教钢琴的蒋老师、外教Olivia、甚至一笔带过的好脾气漫画书店老板(毕竟她一定让子供期的欧阳以“避雨”为由白看了很多漫画,还间接影响他进入了ACG的大坑kkkk)、以及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的景风。

病情恶化最快的时期大概是两人冷战的阶段吧。于欧阳而言,这时第一次真刀真枪地反抗父母的意旨并体会到后果,感受到自己的无力,在忍受父母责骂的过程中又错过了融入新环境的时机(感觉他与高述在融入新环境这一点上都属于有点慢热的人),更糟糕的是陷入了没有新的追求的迷茫——无法接受父母的安排却又找不到自己当下想要的(竞赛和反叛都已经告一段落)。而高述,则是因为欧阳的选择而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为自己的委曲求全而惭愧不甘,忧惧自己已经被父母的要求异化、以外界的价值准则为追求,同时,他也很难接受自己喜欢同性与喜欢欧阳这两个事实——前者无疑与普世观念背离,而后者让他加大了“失去最好的朋友”的风险,父母在早恋这件事情上表现出的警惕无疑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人平衡家庭与自我意志的做法大概是这样逐渐成形的:高述的反抗有两个核心,一种从幼年因为不愿遭受反驳而不舍得告诉母亲“欧阳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开始,到在书架上圈出两个人的秘密基地,坚持写日记(无论是记录喜欢的书籍电影还是“琐事”),甚至不表达自己对文科的喜爱——他将最珍视的东西都保存下来,父母的确没有得到高述的信任与坦诚,故而也无法伤害这些于他而言无比重要的东西;另一个,是那几句“我会......”的承诺——在第六章中他以“会考第一名”堵住母亲的担忧,第八章中以外教为借口用看原声电影的方式练习英文,心道“父母眼中重要的只有结果,于是自己拥抱着无关紧要的过程敝帚自珍就好。欧阳,原来我们并不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哪怕终究与父母期待中的样子殊途同归,那‘殊途’本身,也是意义所在”。但最终,他想要的已经不仅仅是“殊途”,而是连终点也要自己把控。父母是控制欲强烈的、热衷于规划的性格,不巧,高述其实也是。故而他会暗自规划旅行线路再以全市前五名的成绩做交换的砝码,会做好关于国内外大学的调查用利益权衡向父母表达自己的私心,未来也会在完全经济独立以后向家里出柜——这就是第四章他告诉欧阳“不想吃胡萝卜和青菜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但至少得等到能自己做饭了才行”的最终表现。

而欧阳,同样是第四章所说的,“不管是谁做饭,我现在都想把青菜从碗里挑出来。”他的反抗更早阻力也更大——毕竟羽翼未丰的时候想在暴风雨中飞翔定然是会折损羽毛的。反抗萌芽于险些在高述面前挨打羞愤之下抢走了母亲手中的尺子,渐进于买漫画书、偷偷打工买游戏机,故意考砸跌出“冲刺班”是最大张旗鼓的一次反叛,最后自己决定专业、暑假打零工则真的摆开了阵仗。欧阳反抗的姿态与心态其实没有太大的扭转,而是一步步坚定与成熟的过程。在我的私设里,他与高述同样,会在完全经济独立以后向家里完全摊牌。

这里有一个小的观念问题(高述与欧阳的反抗方式主要是参考了原作设定以后的设计,也并没有混杂个人的价值判断——我并不认为哪一种更正确、更高明,但现在要提的小观念倒是带着强烈的个人倾向),即我并不认为他们能与家庭达成完全的和解,故而我认知中的HE即他们敢于向家庭展示自己真正的样子,而家人激烈的态度不再会影响他们的选择与生活。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从朋友、亲属那里了解了太多两代人之间沟通障碍的例子,很多时候双方完全无法相互理解,更为无奈的是有时即使理解了也依旧会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另一方面,原作中双方的父母在我看来也没有能通过“沟通”就简单改变的可能。

 

说完了“成长”与“家庭”的点,自然要聊聊感情线啦。竹马梗有两个麻烦的地方——“熟悉”、“依赖”与爱情之间的区隔,还有两种相处模式的转换。我不敢确定自己在这两点上完成了多少,只能把自己的设计老老实实地交代一遍。起初欧阳对于高述的意义,是陪伴与生活的点金石——他教会了高述“玩耍”这门功课,给他讲高述没办法接触的动画片情节;而高述缓解欧阳的社恐,给予他夸张又真诚的赞扬与不会失望的信任,担任一个类似于保护者的角色。这也与高述的问题晚于欧阳而暴露有关——毕竟高述自己是隐忍不发的性子,而且高述家采用的是冷暴力,欧阳家的表现方式则更为爆烈。第三章中,两人的状态是单纯的“相伴”——这也是我自己特别萌竹马竹马的一个点,在没有那么多糟心事的时候,单纯“想和你一起虚度时光”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第四章是第一个转折点,高述意识到自己与欧阳在处事方式上的不同、对欧阳的在意,而欧阳意识到自己在高述面前会格外不乐意被母亲剥夺尊严。第五章中的高述分享了“自我提纯”的方式与有关恩师的记忆,欧阳则认证了幼年高述对自己的珍贵意义。第六章的藏游戏机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点,两个人的秘密在书架上比邻而居实在是太过亲密,这一刻是否掺杂爱情我甚至都不太重视了(划掉)。漫长的冷战中,高述经历了从觉醒到找到安放这份心情的方式的全过程,而欧阳还是一个慢热又仗义的小傻瓜——直到一起他们旅行,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很想为高述揽下一些重量。双箭头一旦确立下来,而后就是“对视也黏哒哒暖烘烘,吃醋冷战也是情趣”的相处模式啦,问题在于由谁来捅破这层窗户纸。私设更倾向于欧阳小天使先迈出这一步,因为高述会有更多顾虑也更难确信欧阳对自己的感情也已经掺杂了爱情的成分。

 

至于题目,一个意思是之前说过的“这过程在他们眼中无关紧要,我却敝帚自珍”,即高述对待父母的方式中的一个方面;二是他们被其他人忽略的、认为是无关紧要的心绪与爱好、小习惯,都被对方好好珍藏与记忆着;三,是想到了“初恋这件小事”这个电影名~

 

这个系列有很多很多问题,诸如父母形象不立体——早期在高述的母亲身上下了一些工夫(我的理解里她是温和的、自诩会“以理服人”,但同时又缺少陪伴,不真正试图理解孩子,对孩子有种种要求和约束),但剩下的三位家长的塑造就很刻板了(欧阳的爸爸甚至是一个长期缺席的形象,弄得跟单亲家庭一样......)。再如一些关键的情节没有表达出想要的感情张力,尤其是第四章中欧阳在高述面前挨打的片段,自己觉得那是高虐又重要的一个章节,可惜终究是笔力不逮。六年级到初中部分年龄感的模糊也蛮让我麻爪的,很难通过语言来表现那个年龄段孩子的样貌,于是不自觉地令他们俩成熟化了,自然也就淡化了“成长”的感觉......

但虽然有种种问题,还是得到了很多珍贵的评论与鼓励,真的是一件超级幸福的事情,讲真你们不会知道我的回复背后是充斥着多少感叹号和小爱心的内心OS,也不会知道我保存了很多评论的截图~在读评论的过程中得以重新审视自己写的东西,为自己寻找旁观者视角判断想表达的究竟表达了几成,也会对人物和生活有新的理解与思考,实在是太感谢了。更何况,自开学以来从隔日更逐渐变成了月更......最后又......连自己都觉得无颜见江东父老,可还是有很多小可爱一直都在QAQ总之,给你们一个超级大的抱抱~深深鞠躬~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