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十四)

*竹马竹马,HE,中长,有私设&原作外人物

*日常为更文速度向小可爱们鞠躬……

*完结倒计时

*前文见个人现欧文整理

 

2013年12月

“还有四天就到欧阳的生日了。”

高述对自己说。

“等到明天,给他买的礼物就要邮到了。”

他擦了擦额角的水珠,机械性地重复着。

可是焦虑感丝毫没有减轻。原来它对这段时间的特效药也已经产生了抗药性。

倒真是束手无策了。

南方冬日特有的阴雨钻透了不中用的皮囊,冲刷着软弱的骨头,高述没能被厚大衣罩住的手腕正隐隐作痛。

可他懒得理会,只是顺着车流向前骑行——尽管早已路过了熟悉的小区。

郁燥感已经不满于压榨那颗近期因为熬夜与劳累而时常不规律跳动的心脏——这太简单也太没有成就感了——它开始伸出手扭曲高述眼中的城市,所有建筑在雨幕中都歪斜成了诡异的形状,所有车辆都不在它们既定的轨道上。

嘈杂。无序。混乱。喧嚣。

可现在高述管不了这么多。

他还在想那道物理题——准确点讲,他还在想自己根本想不起那道物理题。分明在三本竞赛书上出现过四次,被他用两种方法分别梳理了两遍,可当它躺在月考压轴题的位置上懒洋洋斜睨着高述的时候,他还是无法从纷繁回忆里拉出任何一个有意义的公式。

这就是一年半以来竞赛训练的结果吗?

明年九月——高三也是高中的最后一次全国竞赛中——你也打算像今年一样考出可笑的全省二等奖吗?

不提加分甚至保送,这个成绩连填写P大自招的表格都显得滑稽。

然后你又打算做什么?假装自己从未浪费过那么多时间与“黑白皮”、“程书”套近乎,再安安分分地投身高考吗?

你打算承认自己天资平庸、心态脆弱,把筹码从一只口袋全部挪去另一只口袋,再继续每天被噩梦从六小时睡眠中拖拽出来?

只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梦里的你已经没资格再为翻不到竞赛卷子的第二面而大汗淋漓,你甚至会为解不出一道高考中等难度的物理题而抖着手下不了笔。

高述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声音,语气平板、淡漠,露出一点嘲讽的端倪,它缓缓地继续讲着:

“欧阳已经拿到一个全国三等奖了。”

“他明年可以考得更好。”

“他会去P大的夏令营。”

“你在嫉妒他吗?”

“还顾不上,是不是?”

“你自己也清楚,没有人有义务等你。”

“跑得太慢了,这只能是你自己的问题。”

“几个月前,是谁在餐桌上大言不惭地比较P大和国外大学来着?”

“总不能是你吧?”

他扶不稳车把,自行车在湿滑的地面上打着摆子。

闭上眼企图稳住呼吸频率,眼前却又出现了月考时的物理演草纸——

空白一片。只剩下那团笔尖戳在草稿纸上的时候凝出的墨渍,像一个沉睡的黑洞吸走了所有正向情绪。

好脏啊。

他厌恶地抖了一下,自行车彻底失去了平衡。

像是语言中枢被这场小雨浸坏了,直到被路人扶起来的时候,高述的脑袋里还是只有这三个字。

好脏啊。

不论是沾着泥土的大衣、破皮渗血的指尖、染着墨渍的草稿纸……还是这座正在落雨的城市。

 

收到短信的时候,欧阳正一边信手应付着这周末的语文作文,一边任由思绪绕着高述跑马。

本以为月考可以帮他缓解物竞带来的焦虑和不自信感的,没想到反倒是更糟了……

老高这段时间的精神状态比集训期还差,不知道这周末能不能睡个好觉……

这个点他应该刚刚结束物竞训练吧……

不知道他有没有带伞,要不打个电话问问?

手机似乎是接收到了来自意识的感召,冷不丁震动起来,浸在胡思乱想里的欧阳跟着一震,划乱了一整行凑字数的排比句。

“叔叔阿姨在家吗。”

“雨太大了。”

欧阳心下叹了口气,一边匆匆打出“你直接上来”,一边手忙脚乱地翻找新拖鞋。

前天还和高述说过父母出差的事儿,不过他近来时常心不在焉,果然是忘记了。

如果爸妈在家呢?还打算冒着雨再骑回去吗?

欧阳扭动把手,将脑袋探进楼道湿冷的空气里,在肉麻和插科打诨两种开场白之间犹豫不决。

没想到高述帮他做出了选择。

“卧槽老高你下巴怎么了?还有手?怎么弄的?”

一整排的声控灯都受了惊,微弱的暖光烘烤着高述滴水的衣角,后者却和主人一样疲惫又不领情。

高述没有答话,在门口犹疑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考该不该直接跨过门槛弄湿欧阳家的玄关。

欧阳却没打算等他考虑,一把将他扯进屋里,急躁地拽下他凝着寒气的大衣。

“您这是自虐吗高述小朋友?没打伞就打个电话让爸爸我去接你不好吗?”他探手去摸高述的毛衣,触到令人安心的干燥热度后再度叹了一口气:“快点进来吧,刚才给你拿了新拖鞋……过来我帮你上药。”

含混的音节在高述的喉咙里滚动了一下,他跟着欧阳走进客厅,卸了力一般陷进了沙发里。

欧阳一边翻箱倒柜地捉新毛巾,动作粗暴得像是鬼子进村扫荡,一边用余光在高述身上上下逡巡着,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驱散从室外漫进来的寒气。

高述倒是终于开口了,声音很轻,缓慢又迟滞:“路滑,不小心摔了一跤。”

欧阳转过脑袋,垂下目光望着他。额前的碎发倒伏着,发梢聚拢的水珠顺着鼻梁滚下来,溶了些灰尘,最终与下巴的血痕汇合。

他突然有点想伸手覆住高述的眼睛,拦住他让自己看了心闷的目光。

想帮他擦头发。

然后在贴创可贴之前亲一下他的下巴。

他合上柜门,伸手够来自己的毛巾,迟疑着问道:“老高……要不先用我的毛巾凑合一下……?我不太清楚家里的新毛巾都放在哪里了……唔其实我这也是上周刚换的新毛巾……不过你要是觉得……”

高述微不可察地点点头,欧阳递过毛巾的时候才发觉他的手在发抖。

“冷吗?我去给你弄点儿姜汤?”

高述没有回答,只是将整颗脑袋都裹进毛巾,像是要剥夺自己呼吸的权利,随后微微低头,撞在欧阳还没准备好的怀抱里。

刚才还在预谋一个亲吻的人顿时噤了声。

 

高述一直有读各种各样与心理学有关的书——从他们冷战的那个初二暑假开始。可那些知识仍旧只能帮助他自查自省而无法自医,他终究是只会解剖而不管缝合的赤脚大夫。

至于疗养别人……有时候明白症结何在但碍于不愿交浅言深而无从下手,而面对欧阳的时候——

想治愈放在心里的人,大概也属于“自医”的领域吧。

所以,高述自嘲地想,记了那么多知识,也终究只是多了些气派的负累。

可他忘记了恋人总归是有不同的法子的。

欧阳突然想起了很小的时候的事。

比如自己曾经很害怕放学路上一家商店主人养的大狗,唯有一次,高述不小心扭了脚踝,自己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路过大狗时一如既往地打了个寒颤,却没有再远远躲开。

比如自己其实也很害怕打针抽血,却反而能因为高述苍白的脸色镇定下来。

当生活决意要播放一部恐怖灾难片的时候,若你先露出慌乱的神色,那么身边人一定会握住你的手,在温言安慰的过程里也安顿好了自己。

他心里有了打算,开口说道:“这段时间其实一直很心烦,怕影响到你状态就没和你讲……”

高述的身体僵了一下,右手安抚性地轻轻拍了拍欧阳的脊背。

“在竞赛和高考之间转换思维还是很费力,语文和英语成绩又越来越烂了……”

老宅子的大门被撬开了一个角,在黑暗中蛰伏多日的蝙蝠军团倾巢出动。欧阳继续说着,说起英语阅读奇奇怪怪的答案,说起正在应付的语文作文,说起下滑了的理化正确率。起初还带着些刻意向恋人示弱的不自然,后来竟变成竭力克制自己吐露软弱的真情实感了。

“老高,我是真的挺担心的。”他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我打乱了你的计划,如果最后又没能和你一起去P大的话……”

“欧阳。”高述打断他,将毛巾向上推了推,直视着他的眼睛:“不全是因为你。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嗯。”欧阳了然。

“我知道……我也是——

“不全是因为你。但多少还是因为你。”

他伸手抚了抚高述下巴上的红肿,后者因为疼痛而微微眯起眼睛,却没有后撤避开。

欧阳终于还是吻住了高述的下巴。

“放松点,老高。还有快两年呢,我们能赢。”

高述偏了偏头,用嘴唇去寻那个吻,突然想起了小学毕业时候的四手联弹。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吧——有时候我都会有点嫉妒你……虽然有些事你没有那么费心学习过,但还是……特别有天赋。”

连在安慰恋人这件事上都是如此。

 

等擦干了头发又处理好小伤口,天已经黑透了。

“我叫了外卖,”欧阳放下手机,“吃了饭再回家吧。”

高述点点头:“现在准备做什么?”

欧阳歪了歪脑袋:“要和我……一起写字吗?我表姐后天办婚礼,我妈让我给她写一幅喜联。”

果然即使是为了谈恋爱也总得有个一技傍身。到了这个时候再长篇大论总归是有点矫情,一起学习太不解风情,游戏机又被锁在柜子里。

何况写字确实有助于静心。

高述看着他,从神色到肢体动作都是彻底的不设防:“都行。”

话语里没有平日含着笑意的纵容宠溺的意味,他是实实在在的迷茫。

欧阳突然觉得自己是误闯了沙漠的旅人,撞见了没有地图、没有指南也没有行囊的高述同学——他眼角眉梢都写满了无可奈何。

“你带我走吧,随便去哪儿。”

他仿佛听见高述这么说。

不得不承认,虽然不愿意恋人遇见挫伤锐气的事情,但偶尔得到这样全然的信任与依赖,多少还是令人满足的。

他干脆将毛笔塞进高述的手里,准备从背后握着他的手一起写。

真是肉麻啊,他愉悦地想。

然而高述提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个反对意见:“……欧阳。这样你是看不到前面的。”

我!知!道!你!比!我!高!

“闭嘴。”他气急败坏地把高述按在椅子上,凶巴巴地问道:“喜联会写吗?”

高述虚心承认:“不会。”

“要你何用。”欧阳一边嫌弃,一边拿出手机百度。

得到的答案生怕人们不知道自己来自搜索引擎,俗套又老气,左不过是些“香草兰佩”“彩鸳紫鸾”“琴瑟和鸣”“佳偶天成”的排列组合。刚刚敷衍完语文作文的欧阳没有创新的兴致,手掌变换了几个姿势最终完满地覆住高述的,一笔一划地抄写起来。

高述忍着笑,突然想起一个透着文人酸腐气的句子——“从此绿鬓视草,红袖添香,眷属疑仙,文章华国”*。

性别不对,内容不对。

但感觉对就够了。

 

TBC

 

*出自清代魏子安《花月痕》。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