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六)

*竹马竹马,HE,中长,有私设&原作外人物

*时间线跳转至初二

*(一) (二) (三) (四) (五)

*个人现欧文汇总


2010年7月

正在等的这辆公交车也许明天才来,也许永远不来。

欧阳叹了一口气,从书包里胡乱抽了张卷子顶在头上遮太阳,余光瞥到数学压轴题算错了的答案,郁燥地把卷子翻了个面,闭上眼睛催眠自己正身处极地。

嗯……极夜刚刚降临,没有日光……他抬手擦了擦汗,继续想道……寒风顺着领口袖口向里钻,划过脸颊……嘶——

“老高你走路就不能出点声音吗?”被左脸冰凉的触觉吓得差点扭了脖子,欧阳一手扶着沾了汗的卷子,一手将高述贴在他脸上的冰可乐推离。

高述欣赏着眼前人气急败坏的表情轻笑出声,将饮料递到他手里:“喏——看你热到快吐魂了。”

“难怪你买瓶墨水花了这么久——谢谢爸爸。”利落地拔下拉环仰头灌饮料,冰凉的液体抚摸过咽喉,像火焰山上落了一场细雨,更撩的人心痒。

——也许不只是喝饮料的人心痒。

高述盯着他乖巧趴在额前的碎发、被暑气烘烤得微红的侧脸、嘴角微微溢出的可乐,目光沿着下巴好看的弧度滑到上下滚动的喉结……

“欧阳,给我留一点。”

“啊?”

“……口渴。”

“可这是我喝过了的啊……要不你……再去买一听?”

“太晒了,不想再跑一趟,排队的人也多。”高述很没有诚意地继续说道,“我不嫌弃你。”

呵呵。

欧阳抽了抽嘴角,从书包里拿出湿巾纸巾仔细地擦起杯口,鼓着嘴嘟嘟囔囔:“得了吧你。”

高述盯着他修长的手指,想到它们落在琴键和游戏机按键上的样子,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今天心情不好?”

擦拭的动作顿了一下:“没啊,天气太热了,有点打不起精神。”

“还差多少钱?”

话被高述挑明了,欧阳自然也不再有装下去的必要,摇摇头说道:“按最近的七五折来算的话还差170,这周末促销活动就截止了,到时候差得更多。”

把可乐罐递给高述,他继续说道:“本来以为攒一年足够了,忘记算暑假他俩都在家我出不了门这一茬……不送报纸光省零花钱还是太慢了。”

上学的时候倒还好说,每天借口去教室自习提前出门便能送完报纸,如此两个学期下来也攒了一笔不小的数目,偏偏离最新款PSP的价格还差一点,本打算在考试结束就把它领回家,现在看来计划不得不落空了……

“算啦,”他用脚跟轻轻磕着地面,“反正买了也没什么机会瞒着他们玩儿……期末数学没考好……假期估计要全部泡在我妈的唠叨和册子里了……”

高述仰头饮尽最后一口,将欧阳手心的拉环投进易拉罐里,发出一声脆响:“96分,还算没考好?”

“那还不是要怪你这种考了满分的怪物证明学无止境人外有人?”欧阳翻了个白眼,“上次月考你不是做对了那道附加题么,我妈回家一直问我你是不是课外和什么老师在学奥数来着,跟她说你那是自学的她还不信……”

剩下的话随着高述抛进垃圾桶的易拉罐一起不见了,欧阳盯着他递来的两张红色钞票发愣,偏偏头示意他解释一下。

“先把PSP买下来吧,别错过促销期了。等你发零花钱了再慢慢还我。”

“老高你哪来的——”

“这两个月没什么想买的书,零花钱剩下不少。”

“少来了,”再怎么算也不可能攒的这么快,欧阳想了想瞪大了眼睛:“你该不会省了早餐钱吧?”

“没,只是换了家店早餐要便宜一点。”

“你说街转角那一家?不是嫌他们家卫生打扫得不干净?”

“多擦几遍就好了。”高述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头看了看站牌,“直接去店里的话今天我们得换一趟车。”

 

暮色四合,路灯投下柔光拢住两个人并肩而立的影子。欧阳盯着屏幕上闪烁着的“game over”耸了耸肩,按下关机键后小心地摩挲了两下屏幕,双手将它放到高述手里:“爸爸,我儿子就交给您了。”

高述看着他庄重的神情忍住笑意,点了点头:“明天准备找什么借口来我家?”

“唔……历史课布置的两人合作报告?”

“那后天呢?”

“……”

高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传单:“这个老师暑假办物理预科班,后天开始上课。”他指着传单下方的小字加重了语气:“每、天、下、午、三点到五点,大概坐十几站公交能到。”

“老高你真的非常机智了!暑假这么宝贵的时光就应该留给课外班啊啊!尤其是这种路上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高质量课外班!”

额角翘起的头发随着欧阳疯狂点着的脑袋上下晃动着,高述有一瞬间很想伸手给他抚平。

“那明天见。”

“明天见~给你带桂花糕~”

“好。”

笑意一直维持到在书架前藏好PSP也仍旧没有散去。高述从最高的一层取下挡在外侧的纪伯伦诗集与《第二十二条军规》,在欧阳的漫画书和自己的日记本之间腾出一个空隙。幸而自己的父母不像欧阳的母亲一样频繁检查书架,久而久之这个隔断便成了欧阳的藏宝箱——不全是,高述看着日记本的侧脊想,是两个人的秘密在这里比邻而居。

这个小空间总令他联想到汤姆索亚与哈克贝利芬心心念念的山洞——比起财富,它也许更象征着“流浪者的远方”。这里堆满了他们的出离现实生活的“任意门”,欧阳借助别人的想象力寄存自己的幻梦,而他在空白的纸页间涂满没有逻辑的呓语与风的声音。

这个小空间还好好地存在着,于是他们就能在湍急的水流上、在窄窄的独木桥间继续艰难地保持平衡。


入侵者在暑假的末尾发难。

彼时物理班刚刚结课,欧阳的第三款游戏也刚刚通关,四十天里,他们有二十七天一起不小心坐过了站。

当母亲将游戏机甩在茶几上的时候,高述的第一反应竟是忧虑屏幕上会不会出现划痕。

“我上午打算帮你洗书包的时候找到的,就放在夹层里。怎么回事?”

应该早点把它转移到书架上的……一边懊悔一边编排着说得过去的答案:“同学昨天落在物理课教室了,我带回来等开学了还给他。”

母亲的眉头微微舒展,却并没有完全信服的样子:“欧阳吗?我打电话给他妈妈说一声让他晚上来取……”

“不是!”他大声打断母亲,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是林鹏!他也在物理班上,就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

“……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他?”

“和他不太熟悉……老师看我们是一个班的才让我帮忙带给他的。”见母亲的眉头没有完全舒展开,高述补充道,“我明天还给他的时候问一下电话号码,您可以打给他确认。”

“那倒不用,”母亲笑得有些尴尬,“妈妈当然相信你,你一直很听话……只是你现在还小,在有些事情上没有自制力也是正常的,爸爸妈妈想帮你把把关。”

是啊,每一件事情,都需要你们帮忙把把关。

不到一周后,高述偶然撞见母亲在自己书包里翻找着什么,惊诧之后是种“尘埃落定”的疲惫。像是被楼上一只靴子落下来的声响惊扰了睡眠,小心翼翼地等待了很长时间,终于听到另一只靴子也砸在地面上。

“咳……妈妈只是前两天听说这个你们班上……嗯早恋的人不少……倒不是不相信你,只是现在的孩子们都早熟,所以我想……”母亲一面说着一面将书本放回包里,连语文书的封面窝了个角都没有察觉。

“我这次月考还会考第一名的,您不用担心。”高述神色淡漠地盯着桌面,很突兀地说道。

母亲愣了一秒,手下的动作更乱了几分,儿子确实越来越令她感到陌生了:“我知道啊,你一直很听话,让我们都很省心……你写作业吧,我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完。”

听见房门发出“咔吧”一声,高述将包里的所有东西一股脑倒在桌子上,挨个抚平书皮的褶皱,按大小顺序将它们机械地排好,再一本本装进书包里去。

怎么也排不整齐……

不管再怎么用心摆放,书本与书本交错的地方都好像藏着秘密。

可是这里怎么可以容纳秘密?

    

高述确实很少食言。这次月考,他又拿了第一名,非常巧合地与欧阳并列。

只是这一次,尽管一班有他们两个人,平均分还是大大落在二班后面——梁勇正考试作弊被抓,成绩按零分处理。他素来习惯用拳头和小弟们的拳头解决问题,可这一次在诉诸武力之前,得先侦破举报他作弊的罪魁祸首——推理显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倒是胡乱迁怒来得容易些。

“喂,优等生,考试的时候你就坐我前面吧,当时和你说过偏个头让我抄两道题,你倒是故意坐的笔直笔直的,嗯?要是你愿意卖哥们儿一个面子,我也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麻烦吧?”

高述把桌子往后拽了拽躲避他的接触,一边低头做题一边说:“其实打小抄还是有一定几率成功的,你被抓纯粹是技术不过关。这么说的话我就算借你抄你也不一定能成功。”

“你他妈——”

“卧槽你他妈什么毛病啊?放学了闲得慌去找你兄弟约架啊,作弊被抓了还四处嚷嚷生怕别人记不住是吧?老高说了两句实话你还绷不住想动手了?”

高述站起身,伸手去抓欧阳的胳膊提防梁勇正抡起什么砸向他。

好在算是多虑了。梁勇正攥紧拳头,退后一步笑了:“老妈是班主任果然很了不起啊,我不敢惹。”

高述用力扯住欧阳的胳膊,梁勇正嗤笑一声踹倒身边的椅子走了,教室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欧阳……”沉默了一会儿,他的声音轻得像一声叹息,“不用管他,回家吧。”

“嗯,”欧阳弯腰扶起椅子,“我早就习惯了。”

 

TBC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