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二)

*竹马竹马梗,HE,中长,有私设

*听着“眼里都是心里都是脑袋都是你”来码今天的文,感觉非常小甜甜了嘻嘻

*(一)

*个人现欧文汇总


第五朵小红花落进铅笔盒里,高述松了口气——既然“配额”已经达成,今天剩下的课程就可以比较放松地对待了。

欧阳转过身来,把林老师发的那朵小红花放进高述的铅笔盒里:“这个给你~今天多亏你才能拿到,所以应该算是你的小红花。等你攒到十朵就可以换成大红花贴在墙上啦。”

说罢他伸手指了指黑板报旁的荣誉墙,高述看见“欧阳”两个字后面跟着一大串明艳艳的红色,几乎要转个弯贴在下一行,而自己的名字坠在最后,与其他同学积攒了半个学期的成果相比,空落落地扎眼。

欧阳显然也注意到了,很兴奋地继续说道:“你这么厉害,肯定能马上追上我的。”

话里没有半点安慰人的意思,倒有点独孤求败多年终于棋逢对手的味道。

这家伙真的完全没有“竞争对手”这个概念吗?高述有点困惑:“欧阳……你爸爸妈妈会不会要求,唔……比如每学期的大红花必须是班里最多的?”

欧阳皱着眉头想了想,撇撇嘴答道:“不记得了欸……妈妈的要求实在太多了,我记不住……反正等她下一次发火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什么说过什么没说过了……那你呢?”

高述被欧阳的同桌截住了话头:“欧阳我好羡慕你啊!爸爸妈妈都是老师!”

“是啊,”隔着走廊的小朋友也凑了过来,“遇到不会的题就有人给你讲了!”

“难怪欧阳的成绩这么好!”

“暑假还可以一起出去玩儿~这样爸爸妈妈就不会总是说没时间了!”

不是这样的!才不是这样的!欧阳想反驳,想大声辩解,可怯懦的声音落进喧嚣中像洋流里破碎的泡沫。越来越多的同学围过来加入了讨论,他感觉到手心又蒙上了一层汗,过一会儿就会变得黏糊糊的。

真讨厌,耳朵也开始发烫了。他突然想起刚才高述干燥微凉的手心,下意识地想抓住点什么,指尖扑了个空才发觉高述已经和他隔着一张课桌。

预备铃终于响起来,人群散去。他像一条曝晒在阳光下的鱼终于等到了迟来的潮汐。

在转身摊开语文课本之前,欧阳想邀请高述吃完午饭一起玩儿,却看到他似乎也有什么话想说。

不要!别说羡慕我!求你了!

“爸爸妈妈都是老师……”

果然还是这样……欧阳低头等待这个逃不过的宣判,把衣角揉得皱巴巴的。

“……欧阳你自己也觉得是件开心的事情吗?”

猛地抬头,对上了高述的眼睛。

他是真的在等待一个答案,不由别人代劳的答案。

“……不开心。”欧阳声如蚊呐,“一点儿也不开心。”

正式上课铃淹没了这句小声的抱怨,可是盯着他的高述读懂了口型。

 

“等一会儿我们去小树林玩儿吧,我上次在那里看到小松鼠了!”欧阳咽下一大口米饭,鼓着腮帮子兴冲冲地说,“只是它们特别怕人,得很小心才不会被发现……”

高述慢条斯理地咀嚼着,时而点点头。家里一直奉行“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上往往只有金属筷子和碗边相碰的声响……而现在每一个间隙都被欧阳的声音填得满满的,就连奇怪的胡萝卜好像也变得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吃胡萝卜啊?”欧阳问道,高述这才意识到自己盯着饭盘的眼神有多么苦大仇深。

他点点头,用筷子戳着无辜的萝卜丁。

“那我们交换吧!”欧阳提议,“我用我的青菜叶换你的胡萝卜!”说罢便伸长筷子去挑,被高述躲过去,扑了个空。

高述面露难色:“交换吃别人盘子里的东西……会生病……”

“可是我们都没有感冒啊?”欧阳疑惑地皱眉,随后笑起来,“你该不会也讨厌吃青菜吧?那不交换了,我帮你吃胡萝卜怎么样?”

“欧阳……它已经被我用筷子碰过了……”

“我知道啊,”欧阳索性把高述的饭盘整个儿拖过来,“可是我又不嫌弃你。”他吃得像只餍足的松鼠:“以后你的胡萝卜可以都给我吃~”

“但挑食好像是不对的……”

“嗯……我妈妈也这么说。可是为什么要每样东西都喜欢吃呢?”欧阳很困惑的样子,“不吃胡萝卜和青菜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吗?”

高述也不知道答案。说的更准确点,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只能岔开话题:“我们一起去小树林玩儿吧。”


高述看着欧阳在小树林里跑来跑去的雀跃样子,觉得“玩”好像也是一门值得学习的课程。

他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呢?

高述随他一起认识各式各样的昆虫,和机敏又胆小的松鼠打招呼,看他用泥巴捏出各种小物什。

“好厉害啊。”

“这是上一节手工课教的,你想试试吗?要不要拜我为师呀~”欧阳得意地看了高述一眼,示意他蹲下来和自己一起做。

“……会弄脏衣服的。”

“这样啊……那我明天教你折纸吧!我还会用易拉罐做小椅子!”

欧阳的确没有说大话,他手巧到令人惊奇的地步。下午音乐课上,高述一边滥竽充数地哼哼着,一边用余光打量欧阳背在身后的手。

——打结、一折、两折……一颗圆滚滚的星星躺在手心,又被欧阳迅速放进口袋里,周而复始,几乎从来没有失误的时候。

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心猿意马得太过明显,音乐老师狐疑地打量了他们一阵子,走到录音机旁按了暂停键:“欧阳?你在干什么?”

指尖颤了一下,欧阳强作镇定对上老师的目光:“什么……什么也没有。”

“你把手伸出来!”

从背后慢慢伸出的小手缓缓摊开——

掌心空空。

高述将手紧紧背在身后,攥着一颗圆滚滚的星星。


后来高述跟着欧阳学会了不少手工,从折星星到衍纸画,只是他在这方面实在没什么天赋,又太在意细节,常常对一条折痕也要修改大半天,于是大多数时候只是看着欧阳的手指灵巧地翻折着,把烦心事和无聊时光都叠成纸飞机丢进风里。

可临近期末考试的这个月里,要抄写的生字、口算题和单词都多了起来,欧阳总是在课间写作业,甚至午饭后也不常邀请高述一起去玩儿了。

“欧阳……”高述犹豫了一阵子,还是拍了拍埋头写字的欧阳,“大课间要不要一起去踢球?”

“我想先把数学作业写完了再说……”

“你最近怎么了?怎么总是急着赶作业?”

“这两天电视里在放一个特——别好看的动画片,可我妈妈每天都要检查完我的作业才允许开半个小时电视,所以只有赶紧在学校写完才行。”

“是什么动画片?”

“《圣斗士星矢》!超级——好看!今天该演第五集啦,你要不要看?我可以把前面的故事告诉你!”

虽然猜到了爸爸妈妈绝对不会同意自己在星期二就打开电视,高述还是点了点头。

于是后来的休息时间里他听到了无数次“雅典娜”“紫龙”“星矢”和“阿瞬”的名字,尽管最终仍旧一集也没有看过,还是把剧情拼凑了个七七八八。

只是再怎么了解剧情也还是不了解人物的长相,高述把妈妈新买来的“有点花哨”的铅笔盒装进书包里的时候,并不知道上面印着紫龙和星矢。

——直到放学时看见欧阳瞪圆了的眼睛。

“我们……我们可以交换一天铅笔盒吗?”欧阳有点小心翼翼地捧着高述的铅笔盒,“就一个晚上!我保证明天早晨就还给你!”

高述想要答应却迟迟发不出声音。目光在欧阳磨旧了还留着铅笔道儿的铅笔盒上游移着,又想到万一等会儿妈妈问起来该怎么办。

“欧阳!快点回家了,在磨蹭什么呢?”

两个人都被欧阳妈妈的呼喊吓了一跳,欧阳希冀的目光暗下来,扁扁嘴转身收拾好书包:“那、那算了吧……”

那天晚上高述花了两倍的时间应付数学作业,平日里简单的口算题变得格外麻烦,欧阳委屈的神情挥之不去。

自己怎么会这么小气呢?不、并没有舍不得……只是害怕……担心妈妈会说……高述啊你怎么可以这么胆小呢?

猛然放下手中的笔,高述用湿纸巾把新铅笔盒擦得锃亮,将里面装着的铅笔橡皮都腾到旧笔盒里……想了想留下了一把格尺,他记得欧阳总是不带尺子——尽管如此他的横线还是能画得笔直。

第二天早上,欧阳有些惊讶地打量着高述递到自己手里的铅笔盒:“你真的愿意一直和我交换?再也不用换回来?”

高述点点头。

欧阳有点犹豫:“其实……其实昨天是我不对,回去以后妈妈训我了,说不应该随便向别人要东西……”

铅笔盒又被高述向前推了推,带着强硬的力道:“可我又不是别人。”

 

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妈妈指着欧阳的铅笔盒问他是怎么回事,思忖了一会儿,高述抖着声音撒了第一个谎:“我觉得欧阳的铅笔盒很好看,所以就交换了。”

“真的?”

“对……”

妈妈叹了一口气,责备道:“那也总得和大人商量一下吧?还有,爸爸妈妈从来没让你在物质上受过委屈,但也不希望你总是把心思花在这种地方。”

“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对了,欧阳是谁?”妈妈的语气警觉起来,“是女孩子吗?”

“没有,是男生。”高述顿了顿,还是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他想告诉爸妈,欧阳是他最好的朋友,也会是永远的好朋友,可终于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他早已经习惯自己的喜好被忽视和反驳,可这一次,不想再听到母亲敷衍的应和和父亲不屑的“小孩子知道什么”。

这一次,即使得不到承认,他也不想被反驳。


TBC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