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关紧要的事(一)

*竹马竹马梗(当然是HE啦),中长,有私设

*想要试着描摹漫长时光里两个人性格形成、关系慢慢转变的过程,至于结果与野心之间的差距嘛……总之先认真写吧~

*个人现欧文汇总


2015年6月

暑期档的节目真是无聊。

欧阳瘫在高述家的沙发上懒散地换着台,伴着头顶空调的嗡鸣声几欲睡去。时间好像也服膺热胀冷缩的规律,六七月里意识总是被烘烤得昏昏沉沉,和不知道温度什么时候才能降下去一样,不知道每天的太阳什么时候才能落下山去。

幸好有这家伙来中和夏日自带的冗长特效——他看向高述,对方正拆开第三包湿巾擦拭着手和脖子——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度年如日。

高述把湿巾叠好丢进垃圾筐里,看看窗外的日头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欧阳便将空调又调低了两度。

他知道高述不喜欢夏天。它意味着迅速发酵的味道,意味着再怎么勤快更换也还是会留下汗渍的白衬衫。他自己倒是对季节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恶,若非要说的话可能对冬天更有好感。落叶被封冻,世界好像按下暂停键一般安然沉睡,仿佛什么都不考虑也没关系。

可是夏天不行。这是昏昏沉沉也得向前走的季节,是必须得面对点什么的季节。

于是欧阳打破了这份无言的默契:“老高,你志愿到底打算怎么填?”

高述没作声。

“和我还藏着掖着啊,”他小声嘟囔了一句,腹诽道,我看你佯装平静的表情都已经十二年啦,光从目光躲闪的速度都能猜到你打算酝酿多久再坦白。一如既往的,他先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我打算去P大读信科。”

“叔叔阿姨能同意?”高述下意识脱口而出,随后又发觉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不用想都知道。”

“是啊,他们嚷嚷着金融怎么怎么好的时候你不也在吗。”欧阳伸了个懒腰,“懒得管啦,反正我自己更喜欢代码。”

“所以呢,”顿了一秒,他偏头看着高述,“你打算填哪里?要不要和我一起去B市耍?”

只是很平常的一句邀约而已,听起来和初三的时候问“暑假想去哪里旅游”没什么两样。可高述知道这是一个表面上平平无奇的线头,一用力便会扯出长长的伏线,让所有记忆与幻想都见了光。

他说不出话来。

室外的太阳好像一下子伸长手扯住了他的领子,身体里的水分被统统蒸发掉,喉咙干涩发不出声响。

被欧阳探询的神情蛊惑,他最终只能点点头。

“好嘞~”欧阳笑起来,语气轻快爽利,还忍不住打了个响指。

窗外鼓噪的蝉鸣声重归清晰。高述知道他已经转过头换起了台,可还是又一次郑重点头。

十八年生命里,能不考虑旁人自己放手去做的决定少之又少,但“情不自禁”说什么也比“身不由己”令他甘愿得多。

那就去B市P大吧,和你一起。

 

 

2003年9月

高述站在穿衣镜前努力将红领巾弄平整,可无论如何它搭在格子衬衫外面还是显得太过怪异。

“妈妈,”他转头向收拾着手提包的母亲求援,“我今天可以穿白色的那一件吗?”

父亲放下报纸打量着他:“男孩子那么在意外表干什么?等发了新校服你就没办法每天挑三拣四的了。”

母亲碰了碰父亲的胳膊,柔声道:“今天来不及换了,先这么穿吧,明天我们就能换上新校服啦。”

高述低头扯了扯衣角:“那以前的校服……以后都不能穿了吗?还有以前的好朋友……”

母亲用梳子打理着他额前的碎发,继续说:“我们高述已经是小男子汉啦,得为爸爸的工作考虑才行。之前不是说过了吗?新家离爸爸现在工作的地方近,新学校又顺路,方便我们每天接送你。爸爸妈妈得好好赚钱才能送你去好学校、一起住大房子、以后带你去国外旅游是不是?”

高述点点头不再争辩,爸爸妈妈总是有他们的道理的。只是他依然不明白妈妈说的这些事情有什么好。再好的学校也还是要教他早就会背的无聊乘法表;换了再大的房子也还是不会有人给自己读故事;今年爸爸妈妈忙得连儿童公园都没有带他去,以后又怎么能一起去那么远那么远的国外呢?

他把问不出口的疑惑和铅笔盒一起放进书包,听到爸爸有些不耐地催促道:“再不出门上班要迟到了。你和他解释这些干什么,小孩子能有多恋旧,过两天就适应了。”

 


真的好无聊啊。

高述坐在最后一排的空座位上,抄完了最后一行生字,仔细检查了一遍口算题,可妈妈还是没有来接他回家。

放学半个小时,小朋友们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自己这一大组只剩下前座的男孩也还没回家,正哗啦啦翻动着纸页。

“我想请问一下……”高述回忆着妈妈要求的礼貌用语,拍了拍前座的肩膀:“昨天布置过英语作业吗?我刚转来所以不太清楚。”

“等一下等一下,就快成功了。”男孩转过身来,却仍旧没有抬头,在纸页上添了两笔又再度翻起来,“哇我画好啦!”

高述第一次见到故事里讲的“亮闪闪的眼睛”,不禁被男孩的雀跃感染,也探头去看:“你画的是什么呀?”

“连环画。”他献宝似地把本子递过来,“我一页一页慢慢画的,用了好几天呢,你看,快快地翻起来它就会动,像动画片一样!”

高述认真地盯着那两个拿着大刀长矛的火柴人,看着他们时而短兵相接时而你追我逃:“这是……这是‘江湖传奇’?”他想起一个很“高级”的词。

“嗯我也不太懂,不过我还没给它起名字呢,干脆就叫‘江湖传奇’好了。”男孩在第一页白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下“江湖传奇 欧阳”,嘴里念念有词。

高述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这么投入又这么快乐。他的眼角眉梢都跃动着鲜活的情绪,一颗汗珠顺着额角滚落,整个人都像初夏刚拔节的小树。

“我觉得你画的真好看,”他认真地夸奖道,随后还嫌不足,努力搜索出了自己知道的最夸张的赞扬:“特别……特别了不起。”

叫欧阳的男孩子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小声说道:“我也觉得挺好看的……对了你叫高述没错吧?我叫欧阳,嗯就和武打片里那个大侠欧阳锋的欧阳一样!”

“可是欧阳锋是坏人吧……”

“我不知道欸……反正听起来像大侠的名字就对啦。哦你刚刚是不是问我英语作业来着?”

“嗯。”

“得背单词,”刚刚还神采奕奕的小脸垮了下来,欧阳嘟着嘴继续说,“一个都不能错,要不然就会被打手心。”

“打手心?”高述睁大了眼睛。

“是啊,林老师用的那把木头尺子有这——么粗,”欧阳比划着,“连平时打架很凶的李强都会哭。不过我可从来都没有哭过。”

“为什么?你不怕疼吗?”

“因为男子汉不可以哭呀。”他突然皱起眉头,语气里透着很不相符的庄重。

“是这样啊……”高述隐约察觉到对方不太想继续聊这个话题,于是翻开英语书递给他:“你可以帮我听写吗?我爸爸妈妈工作很辛苦,今天可能没有时间抽问我。”

“好啊,林老师每次都会听写最长最难的单词,比如说这个——classroom,哇你写对了!还有这个——apple pie,又写对了欸!Sandwich——你怎么写得这么快?”

欧阳放下书,不可置信地看着高述:“你是不是、是不是在外国长大的,最近才刚刚回来啊?”

这回轮到高述脸红了:“没有……只是我星期天会跟着一个英国姐姐学英语……”

“那你口语也一定特别好对不对?”欧阳兴奋地拉住高述的手:“明天做对话的时候和我一组怎么样?”

还没等高述回答,他就在“连环画”的封面上加上了“送给高述”四个大字:“我可以把这个送给你!”

“好!”高述接过本子,又有点犹豫:“那以前和你一组的同学怎么办?”

“……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一组的……”欧阳低头嘟囔道,想要再说点什么却又没再开口。

“没事,本来也没有人和我一组,以后我们俩就是一起的了。”

“嗯!”欧阳抬起头,眼睛又变得亮闪闪的,“我觉得咱俩一定能成为特别特别好的朋友。”

按照武侠剧的套路,高述想,就算下一秒欧阳从书包里掏出酒杯要和他结拜都一点也不奇怪。

 

 

教室里吵吵嚷嚷,各式各样的英语单词混杂在一起,林老师在座位间踱步检查着孩子们的练习情况。

“How do you do?”

“How do you do?”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和欧阳一组呢?高述一边做对话一边分心想到,他明明说得又标准又流利。

“What’s your father’s job?”

欧阳垂下眼睛,声音变得小了一些:“He is a teacher.”

“And your mom?”

“She is a teacher,too.”

“So would you like to be a teacher in the future?”

欧阳低头想了一会儿,随后很认真地摇了摇头。

对话声渐稀,欧阳突然变得焦急起来,语速很快地对高述说道:“等一会儿老师会选三组上去展示……嗯,我们……”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到时候不会忘词的。”

“不、不是说这个……”欧阳有点磕磕巴巴,指尖颤抖起来:“我……就是……等一下你可不可以不要举手……”

“为什么?”

“我不想……只是不想上台……我……你讨厌的话下一次可以和别人一组……但是我……”

“没关系的。”高述看着他发抖的样子,自己也觉得有些呼吸困难:“我本来也不喜欢站到前面表演,真的。”

“可是、可是你就得不到小红花了……”

“你看,”高述打开自己的铅笔盒,“我今天已经得到四朵了,不用对话展示也行。”

欧阳这才抬起头看着他,嘴角高高扬起。

“欧阳”,原来是小太阳的意思吗,高述想。

可是两个人的好情绪没能持续多久——“今天有哪三组小朋友想要上台展示啊?吴苗苗、卢晓……第三组嘛……欸?新同学没有举手吗?那位叫高述的小朋友?”

欧阳转过身来,对着高述拼命摇头。

“老师……我英语说的不好,能不能下节课再……”

“没关系,多锻炼锻炼就好了,你和搭档第三组展示吧。来,现在我们掌声欢迎第一组小朋友!”

“高述……”欧阳小声叫着他的名字,声音甚至染上了哭腔:“我死定了……”

“可是你刚才说的很好啊!”

“没用的……我、我一上台就结巴……我、我妈妈说我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面……”

“没关系。”高述按住他的肩膀,“你到时候不要看下面的人,盯着黑板报就行了。‘台下都是萝卜土豆’……你心里这么想就行了。”

“我一结巴他们都会笑……”

“不会的。”他的语气特别坚定,“你……你特别了不起。”

得回去多学点词语才行,高述想,总是用这个词听起来太不真诚了。

可是欧阳好像安心了一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点点头。

 


“How do you do?”

“How…How do you do?”台下发出了窃窃的笑声,高述感觉到欧阳扯住了自己的袖子,于是伸手拉住欧阳的手。

“What’s your father’s job?”

“……”

想不起来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一句是什么……欧阳你就是狗肉包子上不了席面……又不是小女孩怎么这么腼腆……

“Let me guess. Maybe he’s a teacher?”

高述的声音打断了脑海里纷杂的冷言冷语,欧阳这才意识到对话还在继续。

“Yes.”他好不容易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感觉到高述抓着他的手摇了摇。

“And your mom?”

“She…She is a teacher,too.”

“But I think you would like to be a painter in the future, right?”

欧阳诧异地转头看着高述,后者回以一个狡黠的笑。

“Maybe…”

“You can make it.”高述煞有介事地点点头,“Because you’re so cool.”

“Thank you so much.”欧阳看着他,紧紧回握住他的手。

然后第一次听见了整齐的掌声。

“I can make it.”欧阳小小声对自己说。

 


TBC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