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掌中四季(三)

*设定:高述的意识被困在欧阳玩的一款末日生存类手游中,唯有触发游戏结局才可逃脱(游戏场景设定基本参考《死亡日记》1&2)。

*双向暗恋,HE

*完结章,和第一章存在小呼应。

*(一)   (二)

*个人现欧文汇总

 

凌晨四点五十一分:第三十五天(冬)

高述站起身来,排在长长队伍的末尾。

他不知道自己的脚步为什么这么急促,正如不明白大家拿到的白色包裹意味着什么。只是好像一直有一只手指在戳着后背催促他前进,即使队伍还没有向前走他也不得不原地踏步来安抚这种焦躁的召唤。

原地踏步很傻,茫然的感觉也不好受,但这一切好像并不令人讨厌。

“哒、哒、哒”,那种力量一下又一下落在背上,像一串终究会揭晓答案的摩尔斯电码,或者他曾在什么时候听到过的叩门声。

“我就在这里。”他自言自语道,“别担心。”

白色包裹被塞进手里,密封得极好又沉甸甸的,高述却没有打开它的好奇。看样子前方就是出口——那扇厚重的木门——他抬脚向前走。

“请稍等。”发放包裹的蒙面人有点迷惑地上下打量着他,从箱子里又扯出了六个包裹,“这些也都是您的。”

原地踏步十分耗费体力,手臂也开始微微发酸,他估算了一下这些包裹的重量,有点抗拒:“我必须全部收下吗?”

“事实上,连我都没有见过一次领取七个的先例。只需要一个就足够您通过那扇门了,而这七个包裹其实一模一样……”蒙面人小声嘟囔道,“大概是网络卡顿或者用户多次操作的缘故吧……谁知道有钱人是怎么想的呢……”

后背上传来的力道更强硬了些,高述便不再理会这些听不懂的话语,接过包裹向大门疾走,跌进黑暗里。

……

虽然被包裹在棉服与盔甲中,也还是能感觉到指尖所触地面的寒意。高述爬起来,甚至来不及拍打身上的雪花,就又身不由己地行走起来。

眼睛适应了当下的光线,大雾却又阻碍他探寻所处的环境,不辨前路,不知归途。

高述就这样默默行走着,像是刚刚降生于世间,等待神谕解释他将面对的漫长一生。

是被拯救者,而非被遗弃者。

——他分明一无所知,却又笃定万千。

 


凌晨四点五十三分:第三十六天(冬)

「你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第三十五个夜晚非常平静,什么也没有发生

你回到了家里,感觉有点困了」

系统一行接一行地更新着消息,对欧阳而言却与废话无异。

——他听不见高述的声音。

耳机里的世界过分安静,他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高述的名字,隔壁寝室已经开始敲墙壁发泄不满,还是没听见期待的应答。

……结束了?这就是……结局了?

真荒唐。

没头没脑的,他突然想起高述时常做噩梦,偶尔会剧烈颤抖然后大口大口地呼吸,偶尔……偶尔会叫自己的名字。

第一次听见的时候还以为又要被提醒明天有早课不能熬太晚,正准备关机却听见高述的声音全然不复平时的沉稳冷静。是含糊的、试探的、温柔的……信赖的。

是别无办法可想,只能期待他的语气。

暗夜里手机屏的光骤然熄灭,欧阳觉得自己的眼睛却像猫科动物一样灼灼发光,他几乎无法稳住呼吸。

“我在呢。”尝试着回答却又迅速刹住,有点喑哑的声音像一颗粗粝的石子,令他担心会划伤易碎的梦境。

他装作不在意地问高述是不是梦见了什么,似乎在夜里嘟囔了几句。“梦见你没去上课考试又挂科了。”高述轻描淡写地回答,欧阳强忍着没把手边的抱枕掷到他脸上。

可是这样的梦似乎越来越频繁地来访,欧阳也渐渐习惯了回应高述。

“我在呢,老高你别担心了继续睡吧。”

急促的呼吸自此会平缓下来,夜晚复归原来的样子。

这一次却轮到自己深陷噩梦又孤立无援了。

“你他妈的是真的不打算答应我一声了吗?”欧阳看着沉睡的高述,绝望地扯下耳机,红色的光点在手心闪烁。

——所以是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

“艹我就不该用蓝牙耳机!”

断开了蓝牙连接又把媒体音量粗暴地调到最高,扩音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好吵。”

欧阳像是从噩梦中脱逃一样大口呼吸着,不可抑制地笑起来。是啊,这个寂静无声的世界终于变得闹哄哄的了。

 

 

凌晨五点:第三十九天(冬)

“所以你真的抱着七个大包裹跑了个百米冲刺?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脑补这个画面实在是太好笑了。”

“欧阳……”高述靠在整洁又松软的沙发里,看壁炉的暖光在手上落下的光影,与欧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你不如先解释一下为什么手抖到一下子买了七个复活包?帕金森症?”

笑声戛然而止。

“那还不是怪校园网太渣!我、我按了三四次都没有显示购买成功,等界面跳转的时候就已经买了七个了。”

“嗯。”高述的声音染上笑意,“等我回去给你报销。”

“那个……可能等不到你回来再报销了。咳、我刚刚看了一眼微信钱包……还剩七、八块钱……”

高述环视着已经达到了豪华公寓级别的避难所,心下叹了口气。果然这么久的旅游是得付出代价的。

“……你先用我手机转点钱吧。”

“呃……请问爸爸的支付密码是……?”

那一端突然没了声响,欧阳也觉得窘迫,这样的问题实在有点僭越了,但离顺顺利利通关至少还隔着“八、九天”与几十块人民币,凌晨又没办法向别人求援。

“老高你等回来了再换密码呗,我也不会和别人说……”

“不是因为这个。”高述打断他,轻叹了一口气,“……算了。你输150823。”

这是……“你用大学报到的日子做密码?”

“恩,毕竟是新生活的开始。”

 

 

凌晨五点二十:第四十二天(冬)

壁炉无止境地传输着暖意,意识像是温热蓬松的面包团,高述费力赶走倦意,提议出去刷两个副本。

欧阳第三十六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冬天本来就不是征战四方的季节。穿得再厚还是会狂掉感染值,老高你就老实呆着吧……虽说那里用不了电子设备,不过,和我聊天有这么无聊吗?”

当然不。

童年糗事、想过的稀奇古怪的事情、一起看过的电影、想要安利的番剧、剧社排的上一部戏、暑假旅行的好场所……一切都很有趣。

从欧阳的记忆和想象中脱胎,再由他的言语塑造的一切,都很有趣。

他现在正向自己形容天色转亮的样子,而避难所的窗外一成不变地飘着雪。

高述读到过很多关于冬天的描写,比如“冬天是夜晚”、“是啄木鸟随意而空旷的啄木声”、“是一群雕塑”、“是伴着火炉和书,一遍遍坚定不死的决心,写一些并不发出的信”*。

可这些无法在他的认知里产生实感。对他来说,冬天只是阴寒,是鞭炮不好闻的味道,是年夜饭桌上有关成绩的问询与浮夸的赞扬。

没有伴着火炉读过书,倒是曾经因为某人写过几张不曾发出的明信片。而今也有点明白“伴着火炉坚定不死的决心”是什么感觉。

窗外正一成不变地飘着雪,而欧阳站在一成不变的生活之外。

可高述想让他站进属于自己的生活里面。

生活中心。

 

 

凌晨五点半:第四十五天(春)

“卧槽终于找到战友的女儿了啊啊啊,能不能把这个小姑娘打昏直接带走啊她废话真心多。”

高述笑起来,按照欧阳的选择继续和NPC搭话:“我是你父亲的战友,你留在这里很不安全,和我一起从码头逃走吧。”

「我不相信你,事实上,我不相信任何人。」

「除非……你能先给我一些食物。」

「请玩家提供道具:烤土豆*10」

“……”

“emmmm也是非常好骗的小姑娘了。”

和剩下的NPC交涉就要利落得多,带着爱丽丝一路走到码头也没什么人挡路,于是高述终于顺利地和码头士兵搭上话。

“您好,我们想乘船逃亡C市,这是通行证。”

「你竟然把这个女孩从博士那里带出来了?

很抱歉,我无法放行,她必须回到博士那里,实验才刚刚进入第一阶段。」

“你们用无辜的女孩做实验?”

「希图救赎就必须有所牺牲,我不指望你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能够明白。」

「你选择:服从大局,交出爱丽丝/寻找其他出口」

“就是这里!”欧阳回想着攻略,像划亮最后一根火柴一样燃尽了折腾了一个晚上以后仅存的亢奋,“选交出爱丽丝就有可能触发第一种结局了!虽说会疯狂掉善恶值但咱们这一路连抢罐头的疯子都好好对待了,剩下的善恶值绝对足够从这里出来……”

高述转头看着身后的女孩。

不知道是在这个世界寄居得愈来愈久,还是复活了一次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游戏团队的后期设计更精心了些,周遭的人与物越来越真实了。

NPC不再是僵硬的国际象棋棋子,高述甚至能看到他们细微的表情变化。

十四五岁的少女专心致志地啃着滚烫的烤土豆,缺乏血色的小脸上沾着食物碎屑也无暇顾及,这时刻好像末世的悲哀、失去双亲的痛苦都与她无关。

“欧阳……我们选‘寻找其他出口’吧。”

“你说啥?”欧阳愣了一下,开始解释,“你放心啊,我说善恶值够就真的是足够通关,我能拿你的命开玩笑么?只要选交出爱丽丝你两分钟就可以回来……”

“我相信你。只是下不了手。”

“老高,不是、你……”欧阳抓了抓头发,“怎么玩个游戏还真情实感起来了?平时组队的时候不也不会怜香惜玉吗……她只是个NPC啊大哥,这个游戏里只有你是真实的!”

“我知道。其实再找别的出口也用不了几天吧,何况我柜子里还存着六个复活包,足够通关了。”

引线被彻底点燃。

“卧槽那个妹子是长得有多好看啊见了十分钟就下不去手了?我选了啊!你他妈知不知道我在外面有多着急?我二十个小时没睡觉了高述!你他妈不心疼你自己我心疼行不行?道德准则都管他去死!”

爆发游戏第二人格的时候,欧阳向来不会知道自己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当下大脑连轴转濒临当机更是不知道脏话里不小心夹了几句真心,只听到高述竟然轻轻笑起来。

“欧阳。”所有暴戾的情绪意外地被这两个字安抚。拿他没办法的、纵容的语气。

分明做出傻决定的是高述吧?欧阳有点不平地想。怎么听起来我更像无理取闹的一方?

“你笑啥啊?”

“只是觉得好久没听到你暴走了。毕竟……我在这里,已经过了四十五天了啊。”

燎原的怒气被一桶温水浇下来,他无端有点难过。

“算了,找别的路就找别的路呗,带着她也多个人聊天。”他反过去安慰高述,“等着啊,爸爸说在五十天之内结束战斗就决不食言。”

 

 

早七点

再度苏醒的感觉非常奇妙。

意识还是混混沌沌的,但身体的感知比原来要敏锐得多。高述动了动手指翻了个身,看见欧阳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睛。

“咳老高你你你醒了啊,刚才太困了就在你这儿睡着了……那个我现在就下去,下午帮你换床单被套……”

高述按住他的肩膀。

“破旧木板床都安排我睡了,现在倒是知道照顾我的洁癖了?”他笑着阖上眼睛。“辛苦了,再睡一会儿吧。

“别担心,我在这儿呢。”

“老高你……”

“困,醒来再说。”

欧阳被整个圈进臂弯里,还没来得及吃惊,就像是被困意打了一闷棍似的失去了意识。

 

 

十年后(不算番外的彩蛋)

欧阳舒服地翻了个身,窝进高述的怀抱里问几点了,却没有听到回应。

竟然有他比自己醒得晚的时候?

伸长手捞过手机,已经过了十点半了。

高述还没起?

“老高?”他推推高述,却因为手机界面停住了动作……我什么时候登了这个游戏??

普通的探险类游戏,看网上评分一路走高便也下载来玩玩,刚刚捏完脸还没来得及刷关,谁知道按亮手机显示的就是这个页面。

他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来,调大媒体音量大喊:“卧槽老高你不会在游戏里面吧?”

“……终于醒了?在里面等你好几天了。”

“我¥#……%¥……所以我们就这么庆祝十周年?!”

“你还记得啊,”高述笑起来,“还以为你没心没肺地睡忘了。”

“对了,欧阳。”他看着镜子里游戏角色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真心实意地表扬道,“你眼光不错。”

 

END

 

注:*号处摘自史铁生《我与地坛》。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