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麟屿

微博@穆麟屿

【现欧】无人知晓(中)

*道具组学妹视角,日记体(微博旧更存档@穆麟屿)

*之所以选择这个原作中没有的人物视角,一方面是为了从第三方角度发点糖;另一方面想传达拥有“无人知晓”的心事的,向来不只高老师一个。不存在真正的配角,只是讲故事的视角不同罢了。

*此外,高老师与学妹对彼此的“误解”,也是很想描写的部分。

*(上)——高述视角        (下)——欧阳视角

*个人现欧文汇总


九月二十三日  星期六

最终决定加入道具组了,在做了一个月被导演组、编剧组和道具组借调的自由人以后。

晓晗一个劲儿追问理由,很替我不甘心的样子。

“明明前两周你也写了剧本的呀。当时不是还反响很好嘛,就连高老师都说作为新生算是不错了。”

“连—高—老—师—都”,对于剧社成员们来说,这种无形的加冕听起来是挺唬人的了。

真想把她真心实意的夸奖欣然收下呀,可惜只有我自己知道这和真实的李童童同学多不相符。

整整两个周,忘记翘掉了多少节专业课(唔不过本来也不大会听……),一遍遍看学长学姐们写过的剧本,终于把在幻想中宏大到畸形的念头塞进了摇摇欲坠的框架里。

削足适履。初稿完成的时候心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也不知道是在嫌弃稿子还是嘲讽自己。

发在群里的文件名越来越长,“初稿(求轻拍)”、“二稿(改了几处错误)”、“三稿(求学长姐们继续提意见)”“再修改版(求求大家再给智障儿童一次抢救机会)”“终稿(我我我可不可以假装它就是终稿啊)”……最后一次按下发送键的时候,笔记本恰好耗尽了电量。屏幕骤然暗下来,我毫无准备地看见自己的表情。

厌倦的、不自信的、自我嫌恶的。

狠狠扣上电脑,我用手机重新登录微信想和社长说放弃那个剧本好了。

群里有两条新消息。

社长告诉我这一版的确是终稿了。

还有——

他说,作为新生完成得算不错。

愣了两秒钟,我大哭起来。

……等一下……啊我怎么在今天把这件事完整记下来了!!好蠢啊嗷嗷嗷,明明说好要忘记的!当时忍着一个字都没有写来着!

欸我是不是本来打算写选道具组的理由来着……

温暖、舒适、安心。

——和布料、木片、纸板相处的时候一直是这样的。

像是高三的暑假终于完成了心心念念的模型小房子,小彩灯绕着屋顶一个接一个亮起来的时候,我以为童年所有的幻梦都被装进这个小天地里了。

还有,我大概真的没有什么野心以及与野心相称的能力——才会觉得舞台上的追光与最前排安放“指挥官”的位置都不怎么吸引人。倒是站在角落里望向舞台的时候,能感受到童年期待电影开场时的雀跃。

舞台上的悲欢离合、男男女女、我亲手制作的小家伙们都在发光。

舞台下微微蹙着眉头的他也在发光。

而我只想要为这些光芒小小声地鼓掌。

 

 

九月二十七日  星期三

又在食堂遇见他了(反正他每周一都在这个窗口打菜)。

这一次只隔着五个人,甚至能听清他打电话的只言片语。

他今天打电话的样子……和平时在剧社里好不一样啊……

我没办法完全描述出那种感觉……毕竟是个写不好剧本的语死早嘛(耍赖瘫倒)……

大概就……很专注很认真的样子,同时又好像特别放松。挂了电话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轮到自己了。

噗噗……意外的有点呆萌……?感觉能见到他这一面实在是赚到了。

“一份重庆小面,重辣。”他说。

可是我记得招新完毕第一次聚餐的时候他连和毛血旺相邻的两个菜都没有碰,好像是担心红汤会溅进去的样子。

好好奇啊……可惜没有什么人可以问。

 


九月二十八日  星期四

他抽卡的时候真的超级非啦——大概是老天爷觉得这样的人已经不需要运气加持了吧。

可是明明是二十抽只有3SR的非洲人,却点亮了一大半的SSR图标……

“氪金党真是可怕。”晓晗念出了我的内心OS。

“没。”他嘴角向上勾起来,几乎算是个笑容,“多亏我室友运气很好。”

像是念出了某句咒语打破了结界,学长姐们突然一起围过来。

“对了对了,什么时候再带欧阳来剧社呀,求抽卡!”

“对对对我也要!”

最后社长大人一锤定音:“新剧就要开始排了,再麻烦欧阳来帮个忙吧。”

他点点头。大家重新三三两两地聊天,我越过晓晗的肩膀看到他戳了戳微信最顶上的对话框。

欸……是和他聊天这么频繁的人吗?

好期待。

我也贪心地希望蹭一点这位学长的欧气——不过不是为了抽卡啦。

 


九月二十九日  星期五

晚课的老师拖了一会儿堂,跑去剧社的时候已经迟到五分钟了,推开门意外看到他被社员们围住的样子。

“好久没见到高老师家属啦~”编剧组的学姐这么说。

不可能。

怎么会呢?

大家不是一直说他没有谈过恋爱吗?

“学姐……你想让欧阳抽卡的话就稍微注意一下措辞。”

恰巧晓晗转身向我跑过来,透过她挪出的空档,我见到了欧阳学长。

是因为相处得好的人必然相像吗?他看起来也希望和人群多保留一些距离,微微低头、不发一言,打个不恰当的比方……

就像我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一样。

突然想替欧阳学长解围,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多此一举——

“学姐!我昨天做道具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问题!”我大声喊道。

他接过了我的话茬:“人都到齐了。开始做正事吧。欧阳,你帮一下道具组那边。”随后他的目光移到我身上:“这位是今年新招的道具组成员,李童童。”

我从来没有觉得爸爸妈妈给我起叠音名字是件这么可爱的事情,他这样公事公办地介绍我竟然都有几分亲昵意味。

我当然不敢和他对视,只是对着欧阳学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请学长多多指教啦!”随后是诚恳的九十度鞠躬。

他们俩都有点愣住了,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傻的学妹吧……

 


九月三十日  星期天

国庆前自然还得加班。

不过有了欧阳学长帮忙事情变得顺利多了。

一直觉得擅长和布料、纸板打交道的人骨子里都特别温柔,也想过和他关系好的人一定是很棒的存在。如今这两种认知重叠在了一起,有点儿开心。

只是欧阳学长在应付疏远的人抛来的寒暄时真的特别局促,试图搭了几句话以后我甚至都有些为自己给学长带来了回复的烦恼而抱歉起来。于是敛声屏气地制作戏服,直到欧阳学长说话才发觉他走过来了。

“十一还是打算一直呆在宿舍里?”

“这种事情算什么打算,维持原状而已吧……而且反正也没什么别的事啊~等等……老高你们不会十一还要排练吧?”欧阳学长没有抬头,一边压着折痕一边说着。

“没,”他笑起来,目光落在学长额角的碎发上,“感觉有办法弄到那张漫展的门票,在想需不需要。”

“需要需要需要需要!老高我今晚请你吃饭么么哒~!”

我没有绷住,笑出了声。感觉他们俩都攥着能让对方现出原形的遥控器啊。

以及他一脸无奈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可爱~



十月九日   星期一

到今天才发现,我好像从来没有在日记里详细描述过他,只是一直在记些可笑的傻事。等到很多年以后翻起来,大概都想不起是个怎样的人吧。

以前以为这是出于笔力不够,今天才明白,我一切对他所谓的“了解”,和捕住风的形状然后细细勾勒描边没什么两样。

一旦天气有微妙的转换,我手中紧紧攥着的,就只是一张废纸了。

可是我也只有这张废纸而已。



十月十日   星期二

天哪我昨天都写了些什么矫情的东西!什么等到很多年以后翻起来,我现在都不想再翻昨天写的日记了好吗!

其实也没发生什么大事啦。只是昨天一边做戏服一边听他和欧阳学长聊天,和自己之前先入为主的印象差别有点大,以至于内心一直是震惊脸的状态。

欸他原来喜欢看这种类型的日剧吗?

还有这款手游??他看起来明明不像是会对它感兴趣的样子。

啊这个我也玩过!真后悔当时弃了……

欧阳学长好棒啊……无论他提到什么话题都能接住……拥有这种同好真的是太好了……

难怪他们关系这么好。



十月十一日  星期三

在考虑要不要去旁听公共日语。

毕竟好不容易摸到一条在剧社以外的和他有关联的绳索。

没打算制造偶遇、搭话什么的——来了剧社这么久都还一句话也没和他说过呢,只是觉得了解他喜欢的东西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喜欢他的人那么多,又有谁真的怀抱着在一起的幻梦呢。

 

 

十月十二日  星期五

今天生活创意协会的朋友问我想不想加入他们的部长团……只能以剧社这边比较忙为由回绝掉了……

一直是个单核处理器,接手的事情稍微多一点就会兵荒马乱的,现在确实只能保证把剧社的事情好好完成了而已。

其实上大学前最想加入的社团几乎和生活创意协会的样貌完全重合——迷恋折纸、布艺、羊毛毡、陶塑的小伙伴们聚在一起,不赶什么DDL也没什么奖项好争取,只是制作喜欢的小东西,学一点新手艺,偶尔也把自己的那点小技巧教给别人。

懒惰如我,最初只是想呆在这样一个社团里。

可是剧目开场了,而他没有站在舞台上也还是被追光照亮。

 

 

十月十四日  星期天

在哥哥家赖了两天,被小侄女治愈了以后又有力气去面对忙碌的一周啦~

昨晚小丫头缠着我给她讲故事,读童话书都不行非得自己编。磕磕巴巴地瞎诌了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讲到最终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纺织姑娘安静地过着原来的生活,小姑娘扁扁嘴不乐意了:“不喜欢!纺织姑娘怎么办?”

我告诉她纺织姑娘是配角,她也有自己的生活,王子是和公主在一起的。

“不喜欢,”她又说,“我不喜欢故事里有配角。”

我又告诉她故事里总得有配角,这时嫂子突然问我,故事分明是纺纱姑娘的第一视角,为什么她却显得像个局外人。

“可是,不想拥有结局的纺织姑娘,为什么一定要走进故事中心里呢?”我反问她。

“我不是说这个,”嫂子温柔的声音特别好听:“她明明有那么多想知道的事情,最后却连王子的婚礼在哪里举办都不知道,她真的希望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吗?”

我也不知道呢……

 

 

十月十五日  星期一

欧阳学长和大家说话的次数好像多起来了,在提到游戏电影英剧美剧日剧的时候。

哦还有剧社里的学长姐们一起“挤兑”他的时候,学长也会插话。

今天排练完大家不知怎么又提起了让新人反串还拍黑照的事情,闻学长突然举起手机大声说:“好不容易今天新人比较齐我也在,谁想看高述戴猫耳朵的照片啊?”

大家都笑起来,却没人真的敢在他面前举手。

“真没有啊?那我可收起来了啊?”

我!

我想看!

超级超级超级超级想看!

“我想看啊!”欧阳学长说,声音不大不小,闻学长和他都刚好能听到。

手机从闻学长手里划出一个弧度,被欧阳学长稳稳接住。

“欧阳……”

“没事的老高我只看一眼,不存图也不给别人描述。”

“你倒是有本事给别人描述……拿过来。”

“我就算真给你了你也没法接吧……看~满屏的手指印。”

后来那只满屏都是手指印的手机还是被他隔着纸巾从欧阳学长手里抽走了——之所以说是“抽”而不是“夺”,是因为那时候学长已经笑得没有力气反抗了……

啊……好想看……

 

 

十月十七日  星期三

终于走进了公共日语的教室,坐在最后一排的空位上。

他听课的时候会下意识在草稿纸上写些什么,过一段时间又全部划掉随后把纸对折起来。

——原来不是在记笔记吗?

也许以他的水平不怎么需要听吧。

那么在写的是看过的剧集的名字?或者电影?

唔……立一个flag好了,在下一周周五前,一定要问到他上回和欧阳学长聊的那几部剧的名字。

果然嫂子说的是对的。再怎么像个局外人也还是没办法完全不在意啊……

 

 

十月十九日  星期五

可怕的排练周、无望的期中季、做不好的道具门……

众生皆苦,我也不是草莓味的。

 

 

十月二十一日  星期天

上大学以来第一次面对周一这么恐慌烦躁。

即使想着明天可以见到他也不行。

大概是睡眠不足的状态维持了太久,脑袋好像被置换成了一只高压的锅子,随时可能“砰”的一声掀开。

 

 

十月二十二日  星期一

他看起来也好累的样子。

排练中途时常会用力按住太阳穴,再闭上眼睛深呼吸。

大概是我望着他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欧阳学长也常常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甚至有一次小声叹了一口气。

我想问欧阳学长他最近是不是压力很大,却又觉得是句废话。

而且……还是没想好该怎样自然地和学长搭话,总觉得为了自己终究会被时间冲刷干净的那点小心思给别人增添困扰是件很卑劣的事。

 

 

十月二十三日  星期二

怎么才能让他心情好一点呀,感觉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不同系不会写剧本没办法实实在在地帮到他的忙,也无法像欧阳学长那样三言两语就让他笑起来。

总之就是无用、无趣又懦弱了。

今天中场休息的时候,他歪在椅子上睡着了,大衣搭在椅背上,我比比划划了半天还是把手收回来了。

好在欧阳学长在打手游的空档捞过衣服给他盖上了。

 

 

十月二十五日  星期四

蠢死了

蠢死了

蠢死了

蠢死了

蠢死了

 

 

十月二十九日  星期天

逃避了两三天还是决定把周四发生的事情写下来,大概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件事情真正过去吧。

怎么说呢……也算是认真完成了自己立的flag——趁着大家专注排练,他也正和主演低声聊着台词,我靠近低头打游戏的欧阳学长,请他帮忙推荐几个日剧。

话到嘴边还是拐了个弯,终究无法把“学长知道高述学长平时都看些什么剧吗”这样可笑的问题说出口。可即便如此,还是讲得颠三倒四,余光能看到自己的头发尖都在颤抖。

欧阳学长也没好多少,明显被我突兀的问题吓到了,我几乎没有听清他说的任何一个名字。

我们知道彼此都在期待这场怪异的交流结束,可手里都没有加速道具。

迅速记了一两个名字,欧阳学长抬起了头,我意识到正走过来的人会是谁,硬着头皮用生平最快的语速问他可不可以加微信。他有些慌乱地戳开二维码,我则抖着手扫了两次才成功。

转身想要逃去楼梯间,却看到他站在三步开外的地方。我用尽全力强迫自己对上他的目光——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对视——不,还不是。他并没有看着我。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学妹啊。”他一定在这么想。

不,还不止。“一个莫名其妙又不靠谱的学妹”,这才是他周四应该对我有的评价。

——在那扇门倒下的时候。

我唯一放松对待又倾注期待的小家伙们,终于也像不靠谱的主人一样,意识到自己无论再怎么死撑也还是个不该被放置在追光下的局外人了。

部长想帮我把事情揽下来,我却忙不迭承认,好像是真的有点希望能有人来骂醒我。

没想到欧阳学长会替我解围。

后来晓晗、部长也来劝慰我,说这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都明白,也没办法告诉他们自己为什么会这么难堪。

不过我想我还是会把那几部日剧看完的,也还是期待这出舞台剧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十月三十日  星期一

其实,我昨天还有两件事没有讲。还是把它们说完吧。

周四晚上,他加了我的微信。

“今天是我有点反应过激了,抱歉。”他说,“你的工作一直都完成得不错,作为新生做到这种程度已经很难得。”

在“已添加好友”的系统消息下面,孤零零地躺着这一段话。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我们在微信上说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也没想过能听到他和人道歉。

如今这两件事,极其荒谬地重合。

正对着微信界面发呆,欧阳学长突然也发了消息过来。

是一个长长的片单。

“你今天肯定没听清我说了些什么吧?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点认生。

“还有老高最近实在是压力太大了,而且他向来对事不对人……今天他是看起来严肃了一点,恩你别往心里去。他挺喜欢剧社的,也信任你们。

“对了,单子上的前几部老高也蛮喜欢的,电影里我和他一起看过《海街日记》——长泽雅美比较符合他审美~”

欧阳学长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敏锐啊……

 

 

十一月一日   星期三

最后一门考试终于结束了。翘掉政治课窝在床上看《海街日记》。

随着影片里季节的标志物渐次出现,一件件小事在时间流淌中次第上演,不都是能撼动岸壁的巨浪,但每一次潮汐都得到了认真对待。

心绪也平静下来,像是被夏日尾稍的风轻轻梳过。

 

 

十一月四日   星期六

落幕了。

那扇门尽职尽责地立在无人关注的布景之中,集体上台谢幕的时候我偷偷拍了它两下。

辛苦了呀,小家伙。

大家终于都如释重负地笑起来。

庆功宴上,我隔着欧阳学长偷偷瞄他,他不再蹙眉的样子让人心里熨帖。

真好,黑色的十月彻底过去了。

 


十一月五日   星期天

有点想去吃南京大排档呢。

谁叫欧阳学长晚上十点多突然在票圈放毒。

“尝试了几道老高的家乡菜,甜口意外还不错。”

他也点了赞,评论到:“所以说下次可以再一起试试潮汕火锅。”

 

 

十一月七日   星期二

朋友又问我要不要去生活创意社,我还是有点拿不定主意。

也许学期末会退剧社。

又或许会一直赖到成为大四狗。

 

 

十一月九日   星期四

最近不用排新剧,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

倒是在食堂遇见了欧阳学长,他低头跟打饭大叔强调:“一点辣椒都不要放。”

随后戳了戳微信最顶上的对话框:“饭打好了,没迷路,你安心躺着吧,爸爸等会儿把退烧药一起带回去。”

我拿出手机,打好一句“学长注意身体”却又删掉。

——多余的关心向来只会造成困扰。



评论(3)

热度(63)